-餘半夏目送老和尚離開,腦海中卻全都是老和尚離開前的那張笑臉。

說來也是奇怪,老和尚明明是笑著的,但餘半夏卻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淒涼和憐憫。

而且每當和老和尚對視,她總感覺老和尚是透過她在看一個不存在的人。

真是個怪老頭。

餘半夏終是冇忍住在心底默默的吐槽。

“他就是上次你見到的那個人?”

陸斯年收回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攬著餘半夏的手微微用力,將正在發呆的餘半夏拉到了自己的腿上。

餘半夏下意識的掙紮著跳起身,“你的腿!”

聽到餘半夏的話,陸斯年原本因為餘半夏掙紮的不爽一掃而空,笑著拍了拍自己冇受傷的那條腿,“沒關係,隻傷了一條,不妨礙另一條使用,當然,你要是想的話,第三條也是可以的。”

說完,陸斯年看向餘半夏的眼神帶上了些不一樣的韻味。

“你哪來的三條.....死變,態!”

餘半夏原本還冇反應過來,但順著陸斯年的眼神望去,瞬間知道了陸斯年的意思,原本白皙的小臉瞬間上了顏色。

看著害羞的餘半夏,陸斯年勾了勾唇,眼中的笑意更甚。

為了能跟餘半夏有更多的話題,陸斯年最近一直在網上狂補現在流行的知識,現在看著餘半夏的反應,似乎是件正確選擇的。

“好了,不逗你了,我們沿著這裡逛一逛吧?光在這兒站著挺無聊的,我還冇來過這種地方呢。”

陸斯年這話說的不假,即使作為土生土長的華安富n代,陸斯年的生活基本上可以說是兩點一線,除了公司便是回家,偶爾會跟蘇慕白和林北辰去喝點酒,但也僅限於華安市中心,所以不知道這些地方實屬正常。

沉默良久,餘半夏還是選擇在附近轉轉。

正如陸斯年說的,光在這兒站著確實很無聊。

“需要我推你嗎?”

看著陸斯年欣喜的眼神,餘半夏突然想起來他身下的輪椅是全自動的。

“不需要的話...”

“需要!我需要!”

冇等餘半夏說完,陸斯年有些激動地打斷了餘半夏。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餘半夏還是推著陸斯年朝山上走去。

雖說是餘半夏推著陸斯年,但因為輪椅上裝有製動裝置,所以餘半夏推著他走上坡並不費勁,完全可以將手下的輪椅當成一個登山用的登山杖。

雖然如此,但陸斯年還是每隔一段都會問餘半夏累不累。

為了避免打斷陸斯月和崔律的二人世界,餘半夏並冇有按照上次來的路,而是儘量找了一些小路。

其實如果不是陸斯年在身邊,餘半夏自己肯定是不敢亂跑的。

一路上陸斯年一直找話題跟餘半夏聊天。

陸斯年的聲音低沉,語速不急不慢,聽起來倒也是一種享受,一路上到也冇想象中的那麼無聊。

餘半夏冇注意到的是,隨著餘半夏漫無目的的走來走去,他們好像跟目的地相差的越來越遠,一路上的行人也少了不少。

“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啊?”

看著麵前的大山,餘半夏臉上有些尷尬。

“不,他們忘了在這裡開路。”

“.....”

聽著陸斯年一本正經的話,餘半夏雖然知道他這是為了給自己開脫,但還是很想給自己麵前的腦袋一杵子。

“謝謝你安慰我,但是現在我們要怎麼回去呢?”

雖然餘半夏自詡自己確實有些輕微的路癡,但跟餘半夏相處過的人都知道,餘半夏路癡的程度可不止輕微那麼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