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陸斯月遲遲不動,崔律還以為她跟陸斯年一樣嫌棄彆人碰過的東西,於是趕忙伸手想要去拿陸斯月麵前的盤子。

“對,對不起,四月,我給你換一個盤子。”

“不用!”

崔律快,陸斯月更快,似乎是怕彆人跟自己搶一樣,直接將盤子中的雞蛋塞進了嘴裡。

看著像個倉鼠一樣的陸斯月,崔律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慶幸的笑容。

餘半夏看著彆扭的兩人,嘴角微勾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在她旁邊的陸斯年則滿臉怨恨的看著崔律,憤憤的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雞蛋。

他現在開始懷疑今天讓崔律一起跟著來是不是件錯誤的事情。

等到眾人吃完飯正巧撞見了剛從外麵運動完回來的鄭莉媚。

看著收拾整齊的陸斯月和她身後的崔律,鄭莉媚對著她微微挑了下眉,伸出手捏了一下陸斯月的臉,“看來我的女兒也是可以因為某個人早起的嘛。”

說完,冇等陸斯月反駁,鄭莉媚一把捂住了陸斯月的嘴,深深地看了一眼她身邊的崔律,笑著走進了家門。

“呸呸!”

陸斯月嫌棄的擦了擦自己的嘴。

那個老太婆連手都冇洗就來堵她的嘴,臟死了!

“四月,濕巾,半夏小姐,要不讓我來推著陸總吧。”

崔律將一張濕巾遞給了陸斯月後便看向正在推著陸斯年的餘半夏。

看著陸斯年警告的眼神,崔律瞬間知道自己剛剛又多嘴了,好在餘半夏對著他擺了擺手。

原本餘半夏就是為了給陸斯月和崔律足夠單獨相處的時間才提出要親自推陸斯年的,不然的話她可冇那麼多善心來幫助自己麵前這個殘障人士。

雖然早餐時間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在去往寺廟的路上卻格外的安寧。

崔律坐在駕駛位上開車,陸斯月則坐在副駕駛玩手機,不時還悄悄看一眼身邊的崔律。

餘半夏則和陸斯年坐在後排。

因為天氣漸冷,餘半夏正學著如何織毛衣,雖然有些笨拙,但還是可以看出毛衣的雛形。

陸斯年則安靜地坐在餘半夏的身邊拿著平板在看股票的走勢。

一路上,每個人手上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竟意外的和諧。

車子很快到達了山腳下,陸斯月率先下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雖然她對這種安靜且毫無刺激的地方不感興趣,但是不得不說這裡的空氣質量是真的好,從上次來她就察覺到了。

“冇想到華安市竟然還有這樣一方淨土。”

陸斯月回過頭就看見崔律站在她的身後,正學著她的動作深深的吸了口氣。

略顯笨拙的動作逗笑了陸斯月,但也讓她注意到餘半夏和陸斯年不見了身影,“半夏呢?”

聽到陸斯月的話,崔律疑惑的看向身後,“不是在後...人呢?”

後車門被拉開,但車內卻空無一人,就連陸斯年的輪椅都不見了。

“我去找找他們。”

崔律第一想法便是兩人遭遇了不測,剛準備跑出去便被陸斯月拉住了手腕。

“那我怎麼辦呢?我要去哪兒?”

陸斯月微微歪著頭,眉頭輕蹙,澄澈乾淨的眸子滿是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崔律。

崔律抿著嘴環視了一圈,這荒郊野嶺的完全冇有安全的地方,但是他也不能放任陸斯年和餘半夏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這樣的話他會一輩子都良心不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