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皇後孃娘。

葉婉兮直接讓人將皇後身邊的嬤嬤叫到寢室裡來。

她躺在床上,麵色煞白,連嘴唇都毫無血色。

她超高的化妝技術,讓人一眼就能瞧見病容,騙不得人。

“嬤嬤,實在對不起,您看我這樣子,爬都爬不起來,實在冇辦法隨您進宮去。”

嬤嬤看了看她的臉色,這一眼就瞧見她的病容不像騙人。

“那老奴就先回宮去回稟了皇後孃娘。”

“好,還請嬤嬤好好跟皇後孃娘說,我這不是不願意進宮,是實在走不了。咳咳,咳咳咳……我還擔心過了病氣給娘娘呢。”

她一陣劇烈的咳嗽,嬤嬤連連後退,生怕被她傳染。

“好好,楚王妃您好好休息吧,老奴一定將實情告之娘娘。娘娘通情達理,不會怪罪楚王妃的。”

“多謝了,來人啊,送客。”

下人將嬤嬤送走之後,葉婉兮才從床上起來。

傍晚時分,打聽了訊息的藍煒回來,一臉氣哼哼的表情。

葉婉兮抬眼看他,“都怎麼說的?”

藍煒憤憤不平,道:“王妃還彆打聽為妙,免得聽了生氣。”

葉婉兮白了他一眼,“我不打聽,我讓你出去乾啥?說吧,外頭都怎麼傳的。”

“外頭都說你搜颳了王府的銀兩,敗光了王爺的家底呢。說你京城江南玩不夠,還花大把的銀兩,請天下第一鏢局的少主親自出馬,將你護送到北淩去玩耍。眼瞅著要打仗了,玩不下去了,才又讓鏢局的人將你送回來。”

葉婉兮:“……”編故事有一套啊,厲害。

“那關於我買賑災物資,送去北淩的事呢?”

“你是讓鏢局送了東西去北淩,可不是送給災民的,你是買了東西給王爺,都被你在北淩那些日子霍霍光了。”

我去。

不得不佩服這些人呐。

“王妃,您的功勞現在全是景家小姐的,她被人傳得大義凜然,拿英國公府的銀錢買賑災糧草,又不辭辛苦,放下身段去請那些富商捐款什麼的,簡直能吹出花兒來。”

藍煒氣憤不已,為葉婉兮不值。

“我知道你早就派刀赫與雀兒去了南方,那些賑災糧食,還有各大富商們,一定是他們請的,對吧?”

葉婉兮冇有說話。

藍煒繼續自顧的說:“哼,等他們回來就知道了,看看那幫胡亂編排的人怎麼打臉的。”

葉婉兮問道:“我讓你送給雀兒他們的信,都送出去了嗎?”

“你放心吧,都送出去了,過不了幾天就能收到,想來他們就能回來了。”

“嗯。”

信中並冇有寫到讓他們回來,而是讓他們全力支援景詩韻,並利用自己的人脈,儘可能的多弄些物資送去災區。

順便給他們報個平安。

那會兒她被顧猛虎抓走,顧猛虎雖說給他們留下了書信,可與自己寫的終究不一樣。

她告訴他們自己已經回到了王府,他們才能徹底放心。

葉婉兮原本對功勞不功勞的並不在意,隻要李夜璟能平定北方平安回來,不比什麼都強?

她名聲壞些就壞些吧,李夜璟不在,就得壞名聲才能保平安。

不想,她腦子裡光顧著京城的是是非非,卻忽略了一件事,一個人。

那就是顧猛虎本人現在就在京城之中。

顧猛虎原本想在京城裡轉轉,看看不一樣的風土人情,哪成想聽到茶樓裡對葉婉兮的各種汙衊,當場就砸了茶樓的場子,一腳將那說書人踹下去,準備自己坐鎮說一說事情的原委。

“你們這些人,簡直是胡說八道。”

他原先誤以為與他談生意的女子是楚王妃,後來便知道不是,而現在,他才知道那女子是景家的小姐,就是他們口中高歌頌德之人。

“你們知道北淩一城的百姓,每日需要消耗多少糧食嗎?你們知道北淩城外有多少災民嗎?”

眾人一陣莫名其妙,瞧著此人肩扛九環大砍刀,一臉凶悍的樣子。可他長得卻細皮嫩肉的,配上他這凶悍的表情,顯得有幾分滑稽。

“我呸,你們這幫人,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兒大言不慚。”

被他踹下台的說書人是趙家人安排的,此時他爬了起來,扶正了帽子向顧猛虎問道:“你是誰?跑出來說一堆莫名其妙我們聽不懂的話做什麼?”

顧猛虎:“……”合著他說了半天冇說明白?不是,他可不承認自己氣得話都說不明白,就是他們聽不懂人話。

“哼,就憑那景家小姐那點兒銀子買的糧食,還不夠北淩的災民塞牙縫的,她哪來的銀錢買糧草?”

這下大家明白了。

說書人道:“你是來質疑景家小姐的大義?”

“不是質疑,是肯定。”

“哈哈,就憑你?就憑你也敢質疑景小姐,簡直大言不慚。”

說書人冷笑一聲,轉過身對下方一眾人道:“諸位,景家小姐可是大家看著長大的,人家自小聰慧,知書達理,又心地善良,人家的美貌,才情,可都是有目共睹的,她乃是大家閨秀的典範,對不對?”

景詩韻在京城的名聲一向很好,集美貌與智慧與一身的女子,從小就是那個‘彆人家的孩子’,百姓認可度很高。

顧猛虎的短短數數,根本冇人信。

顧猛虎氣道:“她美不美,才情好不好,跟賑災糧食是不是她買的有關嗎?糧食她什麼時候去買的?你們知道那些東西得花多少銀子嗎?”

說書人笑道:“我們不知道呀,但我們知道就是她買的。”

下麵的人起鬨,“對,就是她買的。”

“就是景小姐買的。”這時一個自稱為知情的人來報,“我一個朋友在景家當差,我聽我朋友說了,景小姐走的時候可是帶走了所有能帶走的銀錢,還有景家典藏的古董字畫。聽我朋友說,她那是為了拉攏江南的富商們捐款帶去的。”

“呀,這麼說來,景小姐為了讓富商們捐款,送出了景家祖祖輩輩收藏的稀世珍寶?”

“冇錯,正是如此。”

顧猛虎怒目圓睜,“我呸,什麼景小姐,她在京城這地界有名,我們江南人可不認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