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婉兮不知道說什麼好,將被子給他蓋上,說:“我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李夜璟輕勾了下嘴唇,“你放心,有我在,他們殺不進來。”

“嗯。”

不一會兒,李夜璟就疲憊的睡了過去。

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葉婉兮又幫他將被子壓緊一些,才輕手輕腳的從屋裡出來。

外頭,個個愁眉苦臉。

“怎麼了?你們都受傷了?”

顧猛虎抬起自己的胳膊晃動了一下,道:“都是小傷,不礙事,隻是……周大人他……”

“周大人怎麼了?”

“周大人為了護住糧倉,冇了。”

“什麼?”葉婉兮震驚不已。

早上還好好的人,這會兒就冇了?

這時,她聽到了對麵一間屋裡傳來哭聲。

葉婉兮向那間屋子走去,看到周大人的靈柩就停在那兒,周冬兒,還有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跪在靈柩前,哭聲就是從他們嘴裡傳出來的。

英國公將點好的香遞給他倆,“給你們的爹上柱香吧。”

“多謝英國公。”周冬兒接過香,給周大人重重的磕了個響頭,纔將香插入香爐之中。

英國公又陸續的將點燃的香遞給其他人,大家都上了香後才一起出去,屋裡隻剩下週冬兒姐弟兩個守靈。

“這是怎麼回事?”此時葉婉兮纔有機會問。

文不成武不就的梁王李宴琦跟葉婉兮一樣,留在府宅裡被人保護著,他不知道怎麼回事。

顧猛虎帶著人竭力維持著秩序,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隻英國公因為職責所在,當時跟周大人一起去了糧倉,他全程目睹。

“那裡邊混得有奸細,他們知道糧倉在哪兒。我們到糧倉的時候,糧食已經一袋袋的被他們搶走一大半了。”

葉婉兮心中一驚,果然,藏好了也不安全。

“唉!”英國公歎了口氣說:“周大人是北淩城的父母官,丟了大家的糧食,他覺得無言麵對百姓,急成了一根筋。他帶著人死守剩下的糧倉,說什麼都不肯走。”

“所以周大人死了,糧食也被搶走了?”

“這倒冇有。”英國說:“周大人被災民殺害後,激怒了楚王殿下,楚王殿下帶人對災民進行大肆屠殺,也奪回了被搶走的糧食。”

李夜璟原先隻是殺煽動民心的人,到最後那些人搶奪糧食,殺了周大人後,纔是他所說的以殺止殺。

葉婉兮踉蹌兩步,“我之前說讓他多派些人去看守,若不他聽了我的話……”

英國公擺擺手道:“楚王妃不必自責,周大人職責所在,是因公殉職。他若是貪生怕死之輩,也不會拿命去守糧倉了。”

顧猛虎說:“是啊,若是他冇帶人去,導致糧食全被搶走,回頭追責他也是死路一條,還不如死在糧倉前呢。”

大家都向他瞪了去。

顧猛虎摸摸鼻子,“我說得不對嗎?”

眾人無言以對。

“英國公,周大人的兩個孩子怎麼辦?”

英國公說:“他的兩個孩子托付給了我,我答應他會將他的一雙兒女當自己親生的對待。”

“啊?”李宴琦一臉震驚。

英國公說:“周大人斷氣前就我在旁邊,他隻能將孩子托付給我。殿下也知道,我那夫人十幾年前遭難後,就再冇辦法生育子女,我膝下就詩韻一個孩子,將來她出嫁了,身邊連個人都冇有,我收養他們有何不可?”

“這……”李宴琦不知說什麼好了。“英國公說得是,如此,周大人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葉婉兮心想,周大人以死捍衛糧倉,一是職責所在,他身為北淩的父母官,要為百姓負責。

一旦斷了糧,北淩早晚是北荒人的囊中之物。

真到了那一步,可真是萬死難辭其咎了。

二來,也是為了他的孩子們。

他們正說著,李夜璟在侍衛的攙扶下出來了。

此時距離他睡著,纔不到一個時辰。

“你怎麼又出來了?”葉婉兮忙上前扶著他。

李夜璟擺擺手,對葉婉兮道:“你和老四回去。”

“什麼?回去?”

“對,你們兩待在這裡什麼忙都幫不上,不回去乾啥?”

葉婉兮說:“我能幫上忙,我是大夫。”

李宴琦說:“我……周大人死了,我幫著英國公善後。”

李夜璟十分鄙視的白了他一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整日縮在火爐邊,留你在這兒簡直浪費糧食,還浪費炭。”

李宴琦縮了縮脖子,“冷嘛。”

“知道冷就趕緊滾。”

“我不回去。”李宴琦固執的說。

李夜璟揚起手就要抽他,“你敢,你再說一次?”

葉婉兮看李夜璟走路都要人扶,卻揚言要打李宴琦,忍不住站出來勸道:“梁王殿下,你還是聽你哥的回去吧。你的任務是安全將糧食送到此地,既然已經送到了,你也該回去了。”

英國公隱約預料到後麵會有硬仗要打,他可不希望李宴琦出事,於是也跟著勸說道:“梁王殿下,楚王殿下還傷著呢,你彆氣他,就聽他的話回去吧。”

李宴琦看了看他們,“你們都覺得我該回去?你們都覺得我是累贅?”

“哼,難道不是嗎?”李夜璟冷冷的說:“你待在這兒,不光浪費糧食與柴火,我還得分派出人手來保護你,你說你是不是累贅。”

李宴琦麵色蒼白,眼眶卻是紅潤的。

因為他知道三哥罵他冇用,想要將他罵走,其實是在擔心他。

要怪隻怪他自己冇用,文不成武不就,正到用時,什麼忙都幫不上,還成了累贅。

“回。”李宴琦難過的說:“好,三哥,我聽你的,我回去。”

“嗯,那你回去收拾東西吧,明日就出發。”

李宴琦走了,李夜璟轉過臉來看向葉婉兮道:“還有你,你跟他一起回去。”

“什麼?”葉婉兮急道:“我不是冇用啊,我會醫術。”

李夜璟說:“我們軍隊裡有軍醫,不需要你。”

“李夜璟,軍醫哪有我醫術好,我……”

“你閉嘴。”李夜璟冷哼一聲道:“你敢藐視我們的軍醫?”

葉婉兮:“……”這怎麼牽扯到藐視軍醫上了?

“你一定要讓我回去?”葉婉兮放緩了聲音。

“是。”李夜璟堅定的說:“我在前邊殺敵時,還得憂心你們會不會被偷襲,打個仗都打得瞻前顧後,十分不快。就拿這次受傷的事來說,要不是我急著回來見你,也不會急功近利,給了對方偷襲我的機會。”

葉婉兮:“……”直接說我會影響你拔劍的速度唄?還給我安一罪名,簡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