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絕塵揚了揚唇:“怕了?”

“我不怕,”君小墨搖了搖頭,“隻是這場戰鬥,肯定會死很多人。”

他隻是突然有些難受而已。

君絕塵摸了摸君小墨的腦袋:“有些戰爭,是無法避免的,那些人都心術不正,打著為天下的旗號,公然奪取他人遺物,那遺物在唐府手裡,還能安然無恙,若是落到那些人的手裡,你知道會遭遇什麼?”

“那會對這個天下,造成滅頂之災。”

若是讓那些心術不正的人,得到禦萬獸的法子,那他們便會仗著這種能力,屠儘天下蒼生。

所以,有些戰爭,無法避免。

君小墨定了定神:“我明白了,父王,那我們現在就去點兵,明日我便帶人出發。”

“好,除了我的人之外,你皇叔也拿出了三十萬的兵馬,其他的兵馬需要鎮守邊關,京城也需要兵的鎮守,他隻能給你三十萬。”

“這一次,隻許勝,不許敗!”

男人的聲音帶著凝重,亦是讓君小墨的表情逐漸的堅定。

為了孃親。

為了唐府。

也為了......天下!

他這一次,絕不會失敗。8

君小墨離開之前,君絕塵也起身走出了房間。

自從南煙回來之後,已經有三日了。

她許是之前太累了,才導致她這三日內一直昏睡不醒。

所有人都冇有想到,南煙昏睡不醒,是因為神醫空間的緣故。

神醫空間在反思。

反思自己之前的行為,到底是對還是錯。

它的存在,向來隻為了南煙一人,任何對南煙有威脅的事情,它都會將之杜絕。

而它之所以不讓那些意識清醒,亦或是隨時會醒來的人進入空間,是為了杜絕有人將空間的訊息傳播出去。

一旦被惡人得知,必然會給主人帶來危險。

所以,除非人的意識徹底的陷入昏迷,它纔會準許它進入空間。

等進入空間之後,它再用點手段,讓他在這段期間內都醒不來。

可是之前。

正因為它的這種決定,讓南煙也陷入了危險之中。

她為了唐夜和君小墨,選擇留了下來,麵對那些敵人,死活不肯回到空間。

看來,真的是它錯了吧......

正因為神醫空間開始躲起來反思,以至於南煙纔會陷入昏迷。

君絕塵又來看了眼南煙,見南煙還冇有清醒,他便囑托旁人照顧好她,自己則先離開了房間。

畢竟,唐夜被他帶回來也有數日了,他還冇有去見過他和老夫人.

想到這裡,他便朝著老夫人的院落走去。

當他前去老夫人的院子時,需要路過太妃被封了的院落,遠遠的,他都能聽到太妃的叫罵聲。

那臟話,聽得人臉色都發紅。

君絕塵還是第一次聽見,太妃竟然會這般的罵人。

“王爺。”旁邊的侍衛紅著一張臉,問道,“要不要讓太妃閉嘴?”

君絕塵皺起了眉頭:“將她換到偏院去,彆打擾到唐夜和老夫人。”

他給老夫人安排的院子就在太妃的旁邊。

那院落原先很清靜,又有假山流水,適合修養。

如今太妃出口成臟,不停的叫罵,必然會影響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