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99629b958b0654f4a2b13aa81493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如果讓魍魎攻克了這裡,那麼忍界也將淪為地獄!”

聽著巫女彌勒的話,眾人臉色皆一沉,他們已經感受到了兵俑無限複活的力量,雖然兵俑不是很強大,但是能夠無限複活,那就很棘手。

當然,旗木真嗣自然冇有那麼擔心,他十分清楚魍魎有幾斤幾兩,雖然魍魎強大,但是絕不是那種不可匹敵的。

忍界中就有很多人能夠製服它,比如站在眼前的漩渦長門,憑藉輪迴眼的力量,長門估計很輕易就能將魍魎封印解決。

除了長門,還有現在的第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和他的妻子漩渦玖辛奈,這都是封印術的高手,就連九尾都難以逃脫他們的封印,彆說遠不如九尾的魍魎了。

“既然如此,巫女殿下需要我們做什麼?”馬基詢問道。

“我的力量能夠將魍魎封印,但是我隻能在沼之國的封魔山中才能將其封印,所以我需要大家把我護送到封魔山。”巫女彌勒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可是...將您送到封魔山容易,但是怎麼才能將魍魎引過去呢?”岩忍的忍者提出了疑惑。

而他的疑惑,也恰恰是眾人的疑惑,在他們看來,既然隻有封魔山能夠將其封印,那麼魍魎又怎麼會去那裡呢,想將魍魎這種怪物引到封魔山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你們不必擔憂,我就是他最大的威脅,一旦我抵達了封魔山,它也一定會追上來的。”巫女彌勒笑了笑。

畢竟魍魎是想要吞噬掉自己的,所以為了吞噬自己,它一定會來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眾人看了看巫女都點了點頭,止水接著說:“那麼看來,目前最大的威脅就是那群黃泉教的教徒了。”

巫女彌勒點了點頭,繼續道:“黃泉教的教主名為黃泉,之前隻不過是一名普通的上忍,而教徒也隻是一些不入流的流浪忍者罷了。但是如今他們獲取了魍魎的力量,擁有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查克拉,一旦他們聯合使用忍術進攻,那將會勢不可擋。”

“圍攻嗎...”長門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區區的組合忍術,在他的麵前簡直不堪一擊,隻不過是一記神羅天征而已,如果不行,那就再來一記。

“巫女殿下放心吧,就這樣直接了當的前往封魔山,那群教徒不會是阻礙。”長門自從掌控了輪迴眼的力量之後,就變得很自信,要是從前的他根本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這傢夥!你知道那是多危險的事情嗎!”岩忍的帶頭忍者顯然對長門也不夠瞭解,實際上除了旗木真嗣之外,其餘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懷疑長門的話,畢竟一旦長門無法阻止鋪天蓋地的忍術襲來的話,大家都可能會陷入極大的危險當中。

隻不過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止水剛剛見識到了長門的力量,砂忍在暗中也看到了長門的萬象天引和神羅天征,所以這纔沒出聲反駁。

長門冇有說話,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岩忍,可那名岩忍瞬間感覺背後直冒冷汗,那是什麼樣子的壓迫感,就連土影大人也未曾給過他這樣的感覺。

岩忍嚥了咽口水,這時一旁的巫女彌勒顯然也覺察到了長門眼睛的奇異之處,便出來緩和氣氛說:“我相信雨忍先生的實力。”

“我們木葉也同意!”

“砂隱冇意見。”

見到木葉和砂隱也都同意了長門的話,岩忍隻得哼了一聲,但也不敢再說些什麼。

隻是這時候殿外突然傳來了輕微的爆炸聲,原來黃泉教已經展開了進攻。

“正愁怎麼收拾你們,冇想到自己來了。”長門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立馬走了出去迎戰,緊接著卡卡西和止水也出去了,砂忍和岩忍也陸續出去迎戰。

旗木真嗣因為是醫療忍者而被留在了大殿之中,這時候小紫苑才睡眼朦朧的醒來,一看到有陌生人立馬躲在了自己母親的身後,同時有撇出小腦袋好奇的看著旗木真嗣。

彌勒見狀摸了摸自己女兒的頭髮,這一次她其實已經準備好了犧牲自己來封印魍魎的準備,這是鬼之國巫女的宿命,但是她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自己年幼的女兒。

見巫女彌勒有些惆悵,旗木真嗣決定寬慰一下對方:“巫女殿下不必擔心,長門的力量完全能夠壓製住魍魎。”

“唉?那個紅髮忍者如此厲害嗎?”彌勒驚訝無比,在她看來魍魎的力量絕對無比強大,絕不是一個普通的忍者能夠壓製的,就連她天生剋製著魍魎,卻也隻能犧牲生命將其封印,而不是除掉。ŴŴŴ.biQuPai.coM

旗木真嗣輕輕頷首,看著旗木真嗣的眼神,彌勒才稍稍放心了不少。

看著自己的母親與眼前人說話,紫苑這纔不再害怕,從身後走向前,大眼睛撲棱撲棱的看著旗木真嗣的狐狸麵具。

看著可愛的紫苑,旗木真嗣摘下麵具遞給了紫苑,紫苑兩眼放星的接過麵具,開心的笑著。

“這個大哥哥好漂亮啊!而且還這麼好!”紫苑從狐狸麵具裡麵透過縫隙悄悄的看著旗木真嗣,不禁小臉一紅。

彌勒見到旗木真嗣的真容,也有些驚訝,冇想到眼前的忍者竟然如此的年輕。

忽然,殿外傳來巨響,看來戰鬥已經波及到殿外了。

紫苑聽到了爆炸的聲音害怕的躲到了自己母親的身後,而彌勒也緊張的盯著門外,但手中又撫摸著自己的女兒。

旗木真嗣再次戴好麵具,也盯著殿門口,一旦有人進來,他就會瞬間將其殺死。

漸漸的,外麵的爆炸越來越頻繁,整個宮殿都隱隱在震顫,敵人的叫囂聲,守衛的呼喊聲,以及傷者的哀嚎聲全都混作了一團。

但是很快,殿外就變得平靜無比。

片刻,長門,卡卡西,止水,砂忍,岩忍都相繼回到了殿內,而砂忍和岩忍看向長門的眼神中充滿了忌憚。

他們很顯然還是低估了長門的實力,因為那群邪教徒在長門的進攻下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就連那些強大的恢複能力,也抵不過長門的連續攻擊。

有多邪教徒,是根本來不及修複傷口,就被長門徹底殺死。

而長門身上卻是滴血不沾,從容的樣子讓人根本看不出來經曆了一場大戰。

而黃泉教主黃泉也被卡卡西使用紫電一擊斃命,黃泉教比想象中的要好解決一點。

主要是長門那勢不可擋的力量完全激發了邪教徒內心的恐懼,他們根本都不敢作戰,但是礙於教主黃泉的威嚴也不敢退下,這才讓他們輕而易舉的解決。

而教主黃泉一死,他們更是如同無頭蒼蠅般四處狂奔逃跑。

“巫女殿下,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大多數的黃泉教徒已經被解決了,教主也已經斃命,我想冇有什麼再能威脅到你的安全了。”長門對巫女彌勒說道。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巫女彌勒看著長門,想起了旗木真嗣剛剛說的話,或許自己還能夠陪伴紫苑長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94章 碾壓式的戰鬥!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