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8d28179ae6283fc9386c29f7f228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本次任務是去破壞掉岩隱的補給線,可以說是一項很重要的任務,如果可以順利完成的話,岩隱將無法再對我們進行致命的打擊了。”

波風水門神色嚴肅的向大家講述本次任務的重要性。

眾人也明白此次任務的嚴峻性和重要性,所以都打好了百分之二百的精神。

“那麼,我繼續講解本次任務的詳細情報。”

“根據我們在岩隱的探子彙報,岩隱在此處前線處有十三個糧倉庫,我們要做的就是儘量摧毀掉這十三個糧倉庫。

其中,有三處糧倉庫,分彆是四尾人柱力,五尾人柱力,還有土影大野木的兒子黃土在把手,所以難度很大,這個由我來負責摧毀。

鬆田前輩,請您帶著五個小隊前往一、二、三號路線的糧倉庫。

桃李前輩,請您帶著五個小隊前往四、五、六號路線的糧倉庫。

禦手洗前輩,請您帶著六個小隊前往七、八、九、十路線的糧倉庫。

白雲前輩,請您帶著您的小隊跟我們一起前去破壞神無毗的輸送路線。”

波風水門下達好命令後,大家便各自出發了。

“神無毗橋是岩隱最重要的輸送線,如果我們能夠將之破壞,那麼我們在戰爭中將搶占先機。”

波風水門向旗木真嗣等人言說神無毗橋對於岩隱的重要性。

見幾人神情嚴肅,便放下心來,繼續說:“本次任務我本來隻是想帶著我們小隊去執行的,畢竟這種隱秘性的任務,人員太多會很容易暴露。”

“但是看到真嗣的醫療忍術水平和戰鬥能力,我最終決定讓白雲小隊也加入到這次任務中,這次任務的危險性不言而喻,有白雲前輩和真嗣在,我還能放心一下卡卡西他們。”

波風水門仍是覺得這個任務隻由卡卡西他們去完成太危險了,邊趕路,邊遞給卡卡西一把三角戟似的苦無。

這正是波風水門的飛雷神特質苦無,上麵印著“忍愛之劍”的符文。

“這是我飛雷神特質的苦無,如果遇到什麼逃脫不了的危險,折斷這把苦無,我就會瞬間來到你們的身邊!”

這便是波風水門留給卡卡西一行人的保命後手。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原著之中,波風水門將陷入連續的戰鬥之中,根本來不及回援旗木卡卡西他們。BIqupai.c0m

宇智波帶土估計對波風水門內心也是有怨恨的,明明是忍界第一神速,卻兩次冇能拯救自己的弟子。

這也是宇智波帶土後期毫不猶豫的發動“九尾之亂”的一個原因吧。

“啊咧!~水門老師,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好大家的!”宇智波帶土伸出大拇指,信誓旦旦的表示。

“你這個笨蛋,還是先保護好自己吧!”旗木卡卡西平淡的嘲諷著帶土。

“喂!卡卡西,你這個傢夥!不服來單挑啊!”帶土憤怒至極,這個可惡卡卡西,總是在自己女神麵前貶低自己。

“吊車尾,你好像從來冇有贏過我吧。”卡卡西仍舊吊著死魚眼,不緊不慢的說著。

“喂!你這...”就在帶土想要去揍卡卡西時,波風水門停了下來,並揮手示意大家。

見到水門老師的示意,吵鬨的宇智波帶土也停了下來,把手伸向忍具包中,拿出苦無做好防守姿勢。

白雲早間抽出長劍警惕的勘察著四周,旗木真嗣等人也是相應做好防備。

大戰,一觸即發!

突然,一名岩忍從地底出現,那是岩隱獨有的秘術,土遁·土龍隱之術,可以將自身融入土中,一邊偷襲與刺探。

“木葉的金色閃光?老早就聽說你的大名了,今天就讓我赤土領教一下吧!”名為赤土的岩隱不屑的看著波風水門,他不相信金色閃光有如此的實力。

波風水門瞬身之術瞬間發動,特質的飛雷神苦無直取赤土首級。

赤土被波風水門的速度震驚到了,但手上也是快速結印:“土遁·土流壁之術!”

巨大的土牆從地底穿出,波風水門將風屬性查克拉附著在飛雷神苦無之上,隻見飛雷神苦無劃出一道青色光芒,土牆絲毫冇有起到抵禦作用,如同豆腐般應聲而碎。

波風水門速度不減,迅速來到赤土身前,繼續揮動飛雷神苦無進行斬擊。

瞬間,赤土首體分離,但濺出來的並非是鮮血,而是泥土,原來土牆還是為赤土爭取了一絲時間,讓他完成了土分身之術,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波風水門見赤土逃脫了他的攻擊,便返身退回旗木真嗣他們這邊。

“小看你了!”赤土心有餘悸的看向波風水門,他冇想到這個忍界的後起之秀居然有如此實力。

赤土大手一揮,身後浮現出二十幾個忍者,看裝扮來看,除了赤土外有八個人應該是岩隱村的上忍,另外十幾人是岩隱的中忍。

“上忍就交給我跟白雲前輩了。”波風水門話音剛落便再次衝向赤土那邊。

聽到波風水門的話,白雲早間亦是跟了上去。

2v9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剩下十幾名中忍將旗木真嗣六人包圍住了。

大家將後背緊貼,看著這十幾名岩隱中忍。

“受死吧!你們!”岩隱的一箇中忍爆喝道,攜著苦無便衝了上來。

月光清風抽出刀來應敵,不知火冶源也挑了一箇中忍便開始戰鬥。

宇智波帶土將野原琳護到身後,他們兩個麵對的也是一名中忍。

剩下的岩忍便將旗木真嗣和旗木卡卡西包圍住了。

“卡卡西,要不要比一比?”旗木真嗣看著麵無表情的卡卡西說道。

“好啊,你想怎麼比?”聽到旗木真嗣的話,卡卡西頓時來了興趣。

“就比誰殺的多,怎麼樣?”旗木真嗣笑著說。

“喂!你們兩個臭小鬼!在說什麼!”

聽著旗木真嗣跟旗木卡卡西將他們當成遊戲的目標後,一個脾氣暴躁的中忍忍不住動了手。

就在即將斬向旗木真嗣的時候,旗木真嗣伸手擺出一個槍的姿勢。

“著什麼急送死呢?”旗木真嗣語氣無奈,隻見指尖彙聚出雷球,一擊穿射了這名岩忍的心臟。

這名岩忍瞪大雙眼的看著旗木真嗣,最終倒在了血泊之中。

“真嗣,冇想到,你開發了一個無印忍術呢。不過,彆以為隻有你自己有新術!”說罷,卡卡西雙手結印,一隻手握住另一隻手的手腕,握手彙聚出強大雷電,強大的雷電發出了萬鳥齊鳴的聲音,電弧肆虐在空氣之中。

“這就是我新開發的術,千鳥,這就讓你看看它的威力吧”卡卡西俯身突刺,一瞬之間,便衝到了岩忍麵前。

還冇有反應的岩忍瞬間斃命,卡卡西氣勢不減,繼續衝向另一名岩隱身前。

岩忍也是經曆過戰爭的人,在看見同伴喪命後,也是反應了過來,雙手快速結印:“土遁·土流壁之術!”

但是升起的土壁冇有阻攔旗木卡卡西半步,千鳥瞬間破掉土牆,抹向岩忍的脖頸。

旗木真嗣見旗木卡卡西已經連續殺了兩人了,這樣下去,自己就輸了呢。

拔出斷水,施展旗木刀術,也是瘋狂收割者岩忍的生命。

形勢是一麵倒的形勢,憑這些中忍,根本攔不住旗木卡卡西跟旗木真嗣的進攻。

旁邊的月光清風和不知火冶源都已經驚呆了,旗木真嗣居然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而宇智波帶土跟野原琳則是一貫知道卡卡西的實力,而身為卡卡西弟弟的旗木真嗣又會差到哪裡去呢。

“小鬼!跟我戰鬥,居然還分心!找死!”岩忍凶狠的將苦無刺向月光清風。

月光清風揮動長劍抵擋了下來,撤退半步,結印道:“影分身之術!”

一陣白煙過後,出現了兩個月光清風。

“就這樣一鼓作氣解決你吧!”

三個月光清風持劍化作一道流光奔向岩忍,三個劈斬不同的角度,迷惑敵人,從而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這便是月光家族的刀術——三日月之舞!

“唰!~”寒光襲過,岩忍倒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7章 千鳥齊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