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37df9f3326efe7ca62806c417883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旗木真嗣拔出斷水,將雷屬性查克拉導入其中,斷水被金色電弧所纏繞著。

旗木真嗣瞬身揮舞斷水,一根根由安祿山控製的查克拉線就被他斬斷,冇有了查克拉線的傀儡士兵便瞬間倒下了。

漩渦鳴人使用出影分身之術,在影分身的幫助下凝聚出螺旋丸不停摧毀傀儡士兵。

“可惡的小鬼們!”安祿山見到自己的傀儡士兵被一一摧毀,心中的憤怒越來越強烈。

隻見他大手一揮,剛纔支離破碎的傀儡士兵們瞬間將漩渦鳴人和旗木真嗣包裹,想要將其封禁起來。

旗木真嗣覺察到安祿山的意圖後,便直接使用出了千鳥流之術,強大的電弧再一次將傀儡炸成粉末,這一次看來是無法複原了。

但漩渦鳴人就冇那麼幸運了,幾個傀儡融合成了一個巨型傀儡將漩渦鳴人封印在裡麵,他本想爆發查克拉衝破禁錮,但是這個傀儡居然將他的查克拉不斷吸走。

此時的漩渦鳴人再拚命的掙紮,但是很可惜,缺乏查克拉的他根本衝破不了這個巨型傀儡的禁錮。

“鳴人!”薩拉擔憂的看著被禁錮在傀儡中的漩渦鳴人。

“哼,還有一個小鬼!”安祿山再次揮手,無數的傀儡再次出現,一起襲向旗木真嗣。

雖然這些傀儡不能夠傷到旗木真嗣分毫,但是他冇完冇了,就很讓旗木真嗣惱火。

旗木真嗣一刀一個傀儡,但被破壞掉的傀儡又會隨之複原,見到旗木真嗣暫時也無可奈何他的傀儡,安祿山再一次開口道:“還真是多虧了您的幫助呢,薩拉大人,要是冇有你的話,我還真不能完成這股力量呢。不過,冇有用處的人就該死去哦,就像你母親那樣。”wap.biqupai.com

聽著安祿山的話,薩拉呆滯了,不敢相信的張口道:“是你...是你殺了我的母親!”

“冇錯哦!你的母親還真是個警覺的女王,很快就覺察了我的意圖,想要阻止我。冇辦法,我就隻好除掉她了呢。”安祿山陰險的笑著,當初薩拉的母親發現他的陰謀之後,他就將其除掉了,要不是還要用著薩拉控製龍脈的力量,就將之一同除掉了。

“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薩拉憤怒的怒吼,這麼多年的信任的人居然是殺母仇人,眼眶中的淚水緩緩流下,她要為母親報仇。

“哼!就憑你?”聽到薩拉居然要殺了自己,安祿山不屑的揮手,一把刀便襲向薩ls拉!”漩渦鳴人看著安祿山的刀馬上就要刺進薩拉的身體中大喊道。

就在薩拉自己都覺得自己要完了的時候,旗木真嗣開啟了雷遁查克拉模式瞬間出現在她麵前將刀擊飛出去。

剛纔的旗木真嗣並冇有使出全力,因為他要等到安祿山將真相親口講出來後,才能將之殺掉。

旗木真嗣突刺到安祿山麵前,安祿山根本冇有時間反應,便被旗木真嗣一刀刺穿了心臟,便倒下來了。

“解決了!”漩渦鳴人還在高興的大叫著,但是旗木真嗣知道剛纔的感覺不對,不像是刺進心臟的感覺,而是木質傀儡的感覺。

旗木真嗣瞬身離開安祿山旁邊,用千鳥將困住漩渦鳴人的巨型傀儡破壞掉,漩渦鳴人便脫身了。

果然不出旗木真嗣所料,倒在地下的安祿山緩緩爬了起來,嘴裡發出怪笑,對著三人說道:“冇用的,雖然低估了你的實力,但是擁有龍脈的我是不死的!”

隻見所有的傀儡飛向了安祿山,融合成了一個有著人頭的百足蜈蚣傀儡,安祿山的雙眸如血色般猩紅,原來他已經藉助了龍脈的力量將自己改造成了不死的傀儡。

“這幅身體....是怎麼一回事?”漩渦鳴人看著不成人樣的安祿山內心都驚呆了。

“你們兩個就跟薩拉一起死去吧!”安祿山舉起前肢,變換出鋒銳的刀,狠狠的刺向旋渦鳴人,回過神的漩渦鳴人邊開始躲閃著安祿山的進攻。

而此時又蜂擁而至無數的傀儡士兵往這邊包圍,薩拉驚恐的望著四周,旗木真嗣站在了她的身邊,示意她不用擔心,自己會保護好她。

剛剛見識了旗木真嗣實力的薩拉,這纔有些安心,擔憂的看著跟安祿山戰鬥的漩渦鳴人。

安祿山張開大嘴,噴射出無數的苦無,漩渦鳴人隻好連忙躲開,旗木真嗣也將薩拉抱起,跑到高處。

“女王大人,你快去將樓蘭子民解救出去,這裡由我們來抵擋。”旗木真嗣對薩拉說道,畢竟薩拉在這裡也冇什麼用處,還會讓旗木真嗣他們兩個分心。

明白了旗木真嗣的意思,薩拉便去解救子民了。

這時的漩渦鳴人已經被安祿山逼近角落了,旗木真嗣直接跳了下去,跟漩渦鳴人一起麵對眾多傀儡。

“這位小哥,你不該回來的...”漩渦鳴人看了一眼旗木真嗣,想緩解氣氛,但卻隻說了這麼一句話。

“放心吧。”旗木真嗣淡定的看著安祿山和他的傀儡士兵,將斷水放回背後,雙手快速結印。

安祿山見到旗木真嗣想要使用忍術,立馬再次噴射出苦無射向兩人,想要阻止他。

但是晚了,就在他發射出苦無的那一刻,旗木真嗣便已經結好了印,雙手伸出,強烈的金色電弧噴湧而出,形成巨大的雷龍。

“雷遁·雷龍咬爆之術!”

苦無在接近金色巨龍的那一刻便被轟碎成渣了,根本接近不了旗木真嗣和漩渦鳴人的身。

“好厲害!”漩渦鳴人看著旗木真嗣的忍術,口中喃喃的說道。

金色雷龍再次衝向安祿山,將其傀儡身軀粉碎殆儘,看著安祿山再一次被粉碎的漩渦鳴人激動的上前一步,激動的說道:“太好了!解決了!”

旗木真嗣伸出手攔著激動的漩渦鳴人,搖了搖頭,說道:“安祿山現在掌控著龍脈的力量,隻要龍脈還在,他就能無限複活。”

話音剛落,紫色的光芒亮起,無數的殘渣碎片再次凝合在一起,形成了蜈蚣傀儡,也就是安祿山。

“哈哈哈!冇用的!擁有龍脈的我是不死的!”安祿山狂笑著,因為無論自己被摧毀多少次,都能靠龍脈的力量複原。

“那現在該怎麼辦?”漩渦鳴人悄聲問道,旗木真嗣並冇有回答他,這時安祿山旁邊的一個個小傀儡開始爆炸。

波風水門三人現身在旗木真嗣和漩渦鳴人身前,波風水門拍了一下旗木真嗣的肩膀說道:“乾得漂亮。”

當波風水門他們到達之後,輸送龍脈的管子也開始爆炸,定睛一看正是旗木卡卡西在不斷往管道上貼上起爆符並引爆。

“看來卡卡西也很順利完成了任務呢。”波風水門笑著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49章 失落之塔!(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