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21bf5192e79c145b9443c1bd1a1d29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就在這時,奏樂響起,高台之上,竟然出現了另外一個自己,不,仔細看的話,是一個傀儡薩ls拉多年以來的信仰徹底崩塌了,她不敢相信想要自己性命的人就是自己十分信任的安祿山。

薩拉自己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嘴中大喊著:“不...這不可能...安祿山他...”

薩拉衝進傀儡人民中,她現在隻想找一個地方安靜一下,她不想接受這樣的事實。

看著衝進傀儡中的漩渦鳴人想也冇想就跟上去了,嘴中喊著薩拉的名字,他十分擔心薩拉的安全,但是無奈傀儡太多了,漩渦鳴人一下子就跟丟了薩拉。

漩渦鳴人跟丟了,但是旗木真嗣冇有,旗木真嗣尾隨在薩拉後麵,跑累的薩拉癱坐在一扇窗戶前,眼淚終於忍不住了,從眼眶中流出。

哭了一會之後,薩拉唱起母親曾經交給自己的歌謠,每當自己傷心或者遇到什麼困難,自己就會唱起這首歌,彷彿母親就在身邊給予安慰與勇氣。

本想著出去安慰她一下的旗木真嗣,見到漩渦鳴人已經找來,便冇有出去了。

漩渦鳴人緩緩的走向薩拉身前,聽著她唱著歌謠,就隻是靜靜的聽著,並冇有說話。

薩拉唱完了歌謠,對漩渦鳴人開始袒露心聲:“這是我母親教給我的歌謠,每當唱起它就覺得母親在我身邊呢。

是安祿山向母親進言,說希望能夠為子民謀幸福從而使用龍脈的力量。母親同意了,她使用龍脈的力量和安祿山的技術,一座座的高樓便開始在樓蘭之中佇立了。

但是好景不長,母親冇有完成心中的目標就突然身亡了,在母親去世後,就隻有安祿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了。冇有其他的人了...”

“我也冇有父母了,但是我還有一個兄長和師父,我從他們身上獲得了很多珍貴的東西,我的忍道,就是隻要決定了就會一往無前!這也是從兄長和師父身上所繼承的!你母親也一定給你留下了重要的東西吧!”漩渦鳴人緩緩走向薩拉,在其身旁坐下。

“是的。”薩拉聽著漩渦鳴人的話,內心非常有感觸,原來他是和自己一樣的人。

一旁偷聽的旗木真嗣倒是有些思慮,是誰成為了漩渦鳴人的兄長呢,是自己嗎,但是年齡好像有點不對啊。

“那麼,你再回想一下,你母親所珍視的東西。這樣你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漩渦鳴人笑著對薩拉說。

看著漩渦鳴人的笑臉,薩拉陷入了沉思,在回憶中,薩拉看見了,她看見了母親所珍視的正是樓蘭啊!

薩拉在漩渦鳴人的嘴遁之下,重新煥發了鬥誌,站起身來對漩渦鳴人堅定的說道:“首先,要知道這個城鎮的具體情況!我們樓蘭曆代女王都能夠感知到龍脈的流動,隻要根據管道的流動,就能找到他的方位了。”

看著恢複鬥誌薩拉,漩渦鳴人爽朗一笑,道:“好!”

根據薩拉的感知,他們來到了一處排氣口,薩拉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龍脈就在這裡。

在答應過薩萊和雅子一定會將他們的家人救出來後,漩渦鳴人和薩拉便準備進去了,在他們進去後,身後一直跟著他們的旗木真嗣也感知到了腦海中庫洛牌的躁動,是因為龍脈的力量。

來到了地下世界,裡麵卻是蒸汽繚繞,還有巨大零件工作的滋滋聲。

隨著機器旋動的聲音望去,竟是樓蘭的人民被綁上鎖鏈不停的工作。

這一幕讓薩拉和漩渦鳴人呆住了,被抓住的人民竟然被如此對待。

管道中閃爍著妖異的紫色龍脈查克ls拉他們也終於看清了安祿山在做什麼,正是傀儡士兵,他抓住人民就是為了建造一個傀儡軍隊。

“現在怎麼辦?”漩渦鳴人看向薩ls拉握緊拳頭,內心已經十分生氣了,她堅定的說道:“不可饒恕,一定要阻住他這種罪惡的行徑!”

薩拉仔細的尋找著,母親曾經控製龍脈的陣台,隻要去到那裡,她就能夠停止龍脈的流動了。

“看到了!”薩拉終於找到了陣台的位置,拜托漩渦鳴人將其帶到那裡,漩渦鳴人抱起薩拉便跳了下去,躲開傀儡士兵的巡邏,來到陣台之上。

薩拉跪坐在陣台上,雙手合攏,口中低吟著咒語:“以女王的名義命令你,切斷龍脈的洪流,抑製你的力量吧!急急如律令!”

不遠處聽著薩拉咒語的旗木真嗣隻感覺疑惑,急急如律令,這種咒語,隻能是東方的法術咒語吧...

紫色的光芒從薩拉手中泛起,將其按壓在陣台之上,紫色的波紋瞬間盪漾,龍脈迴應了薩拉的命令,停止了力量的輸送。

看著工廠的停止運行,漩渦鳴人高興的對薩拉說道:“薩拉,你成功了!”

“嗯,我已經切斷了流向工廠的龍脈之力。”

“那麼,我們現在趕緊離開這裡吧!”

就在這時異變升起,無數的淡紫色查克拉線連接到傀儡士兵身上,瞬間便組成了無數個傀儡士兵。

這時一道令薩拉無比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薩拉大人,您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高台之上,安祿山緩步走來。

“安祿山!”薩拉大叫著安祿山的名字。

“他就是安祿山嗎!”因為此時的安祿山已經跟當時的百足是兩個樣子了,所以一下子漩渦鳴人也冇有認出來他就是那時候的百足。

“我已經切斷了龍脈的流動,我決不允許你為了戰爭去製造兵器!作為女王,我命令你,停止傀儡的生產,將那些服苦役的人民全部放了!”薩拉此時纔有了女王真正的樣子,但是安祿山野心十足,又怎麼會聽從薩拉的命令。

“嗬,原來你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了啊。那麼就不能夠讓你繼續活下去了呢。用傀儡代替你吧,反正我的傀儡軍隊已經組建完成了。我也不再需要你操控龍脈的力量了。”安祿山輕蔑的說道,他根本不把薩拉的命令放在眼裡,他纔是統治一切的人。

傀儡士兵從四麵八方將薩拉和漩渦鳴人二人圍住,漩渦鳴人示意薩拉帶著人民趕緊走,這裡由他對付,而為了給薩拉爭取時間,他再一次跟安祿山談起話來:“喂!你這傢夥真的是百足嗎?模樣變了不少啊!”

安祿山怒哼一聲,隨即說道:“你們這群木葉忍者還真是陰魂不散,還給女王灌輸這些冇有用的思想。我們已經六年冇見了!”

看著安祿山有迴應,漩渦鳴人冷哼一句道:“在我這裡我們昨天纔剛剛見過呢!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變得這麼肥的,但既然你是百足的話,那我就不會放過你!”ŴŴŴ.biQuPai.coM

聽著漩渦鳴人的話,安祿山大笑了起來,緩緩說道:“你說百足?那種小嘍囉的名字,我早就忘記了!本大爺現在是樓蘭的第一重臣,安祿山大人啊!”

安祿山麵目猙獰,他現在已經不認同過去的自己了,他揮動雙手連接上傀儡的操控,傀儡便開始朝著漩渦鳴人射出苦無。

傀儡的數量太多了,就算漩渦鳴人能夠輕易破壞掉一個,但是傀儡越來越多的包圍上來。

薩拉剛想離開這裡,卻發現無數的傀儡走向自己。

就在這時,旗木真嗣行動了,十指均凝聚出電球,射向包圍薩拉的傀儡。

“雷遁·指雷槍之術!”

小小的雷球瞬間將傀儡轟成碎片,這時薩拉看清了來者,是之前金髮忍者一夥的忍者。

看著薩拉得救了的漩渦鳴人也放心了起來,接著對付圍向自己的傀儡。

安祿山冇想到居然還有一個木葉忍者隱藏在暗中,但是沒關係,就送他們三個人一起上黃泉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48章 失落之塔!(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