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就是一個臨時小隊了,月光清風,不知火冶源,旗木真嗣。”白雲早間叉著腰看著眼前的三個少年。

一個背後揹著劍的,臉色有些蒼白的月光清風,難道月光家族都是病秧子?關於這一點旗木真嗣很是懷疑。

另一個則是叼著千本看起來很欠扁的不知火冶源。

“好了,我們首先來自我介紹一下,要說明一下自己擅長的能力以及興趣等等。

那作為隊長,我先來吧,我的名字是白雲早間,是木葉的精英上忍,擅長劍術與風遁,興趣是喝茶。”白雲早間介紹完畢。

“你們好,我叫旗木真嗣,擅長劍術和雷遁,希望可以守護好自己在意的人。”旗木真嗣簡明扼要的說道。

“我叫月光清風,擅長劍術與透遁,咳咳~,愛好的東西是學習高超的劍術。”月光清風聲音嘶啞的說道。

“到我啦!我叫不知火冶源,擅長感知跟火遁,喜歡的東西是烤肉,拉麪等等,不喜歡大蒜還有秋刀魚,夢想是成為火影!”不知火冶源興奮的說道。

“好,看來大家對彼此都有一些瞭解了,那三天之後將開始執行任務,這幾天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準備一下吧。三天後我們仍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集合!”白雲早間吩咐道。

“是!”x3三人迴應道。

旗木真嗣回到帳篷裡,經過深思熟慮後,他決定再次啟用一張庫洛牌。

劍牌是在旗木真嗣成功提煉出一絲查克拉之後自行覺醒的,而移牌則是旗木真嗣花了3年時間每天灌注查克拉而覺醒的。

是的,想要喚醒庫洛牌便要不斷地向其中輸送查克拉,除此之外如果你若是擁有跟庫洛牌相近的能力也會加快庫洛牌的覺醒。

經過多年苦修的雷遁,已經可以看見雷牌快要覺醒了,他這幾天需要做的便是不斷向雷牌輸送查克拉,以他輸送的查克拉來看,還有兩天就可以覺醒雷牌了!

在覺醒雷牌的同時,旗木真嗣也冇有忘記修煉自己的刀術,畢竟劍牌也不是直接賦予他刀術的力量,力量還是自己修煉得來的比較踏實。新筆趣閣

兩天後,旗木真嗣靜坐在帳篷之中,心神沉浸,腦海中一張刻畫著雷電老虎的庫洛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雷牌成功覺醒了!

通過感覺,雷牌賦予了旗木真嗣對於雷屬性查克拉的超強親和力,現在一些比較簡單的雷遁,旗木真嗣已經可以不用結印了,而且對於雷遁的控製也變得異常簡單。

以後在使用雷遁的時候可以精準的控製了,這可是一個極大的用處,自己可以在不損害細胞的情況下,刺激細胞,提升體質和查克拉量,以及增加速度。

除此之外,旗木真嗣發現自己可以部分元素化,整體的元素化現在的他還做不到,但僅僅是身體的一部分的話,還是可以的。

看來雷牌還是屬於一種被動牌。

旗木真嗣根據卡牌賦予的能力,將之分為主動牌和被動牌,主動牌顧名思義,如:移牌,這種需要自己主動使用,並且有使用次數的限製的庫洛牌。

而被動牌,則是如同:劍牌和雷牌這樣,隻是提升你自身能力素質的庫洛牌,不需要主動使用,而是潛移默化的為你提供效用。

而本次雷牌的覺醒,也提升了旗木真嗣體內的查克拉量,但劍牌和移牌並冇有這種效果,所以旗木真嗣也不明白是為什麼,但隱隱能夠猜測,或許因為雷牌是一種元素牌,可能元素牌會提升他的查克拉量。

此時他體內的查克拉量已經到了上忍的層次。

此刻開始旗木真嗣的綜合實力,才真正到達了上忍的層次。

上忍的實力意味著旗木真嗣在戰爭中不會如同炮灰一般死去,命運逐漸被他掌握在手中了!

一天後...

白雲早間小隊集合完畢。

“這次的任務是前往土之國戰場進行支援,土之國戰場形式比較嚴峻,而且岩隱的四尾和五尾人柱力也被投入使用到了戰爭當中,當務之急,我們小隊需要去破壞岩隱的補給線,隻有這樣才能取得勝利!”

“所以我們的任務危險重重,我們將會遭遇生死之關,我希望大家一定要謹慎起來!”

白雲早間麵色嚴肅地講述本次的任務。

“是!”x3

旗木真嗣三人也是嚴謹的點頭迴應。

“那麼,我們出發吧!”

白雲小隊正式出發,目標土之國,岩隱!

神無毗橋嗎?

那個悲劇開始的地方...自己真的有能力改變一切嗎...

身為穿越者的旗木真嗣知道,此次戰爭正是宇智波帶土開始黑化的導火索!

如果他能夠阻止的話,悲劇是不是就不會重複上演了?

從前的白牙事件,因為他的能力不足而無法幫上忙,就算是旗木真嗣在白牙心灰意冷的時候去勸解了,但依舊冇有成功阻止白牙的自殺。

白牙的死,不僅僅是旗木卡卡西心裡的傷,也是旗木真嗣心裡永遠過不去的坎。

他知道,是自己的實力不夠,若有強大的實力,他就能夠阻止白牙了,所以他對實力非常渴望!

旗木真嗣出生不久後,父母便死於了戰爭當中,是白牙將他撫養長大,視為己出,他跟卡卡西的關係也如同親兄弟一般。

這也是為什麼旗木真嗣對白牙的死耿耿於懷。

但也從白牙死後,卡卡西仍舊變成原著那個以任務為先,不在乎同伴生死的旗木卡卡西了。

或許也隻有經曆了神無毗橋一戰後,卡卡西才能醒悟得了吧。

自己果然冇有嘴遁的能力,旗木真嗣不禁感歎。

四人不斷飛梭在森林之中,趕路的時光過得總是很快,很快就臨近傍晚了,夜晚趕路是十分危險的,尤其是戰爭時期。

於是幾人找到一顆巨樹圍坐起來。

白雲早間則是攀升到樹乾之上負責警戒,幾人拿出乾糧吃了起來,好恢複體力。

吃飽喝足後,不知火冶源負責警戒,旗木真嗣和月光清風則開始假寐恢複精神。

到了晚上幾人輪班負責警戒,以便於大家都能夠保持一個良好的精神狀態與體能。

經過三日的跋涉,四人終於到達了木葉駐紮的軍營。

負責接應的是木葉精英中忍,村田雲。

村田雲見到白雲早間深鞠一躬,

“早間大人,您來啦!”

“是你啊,村田。”白雲早間同樣熱切的迴應。

按理來說,就算是上下級彆的關係,村田雲也不必行如此大禮,在來後的交談中,才知道,白雲早間曾經救過村田雲的性命。

嘴下的那道傷痕,便是在救下村田雲時落下的。

因此村田雲對白雲早間如此的恭敬,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進入到軍營中,可以看到很多傷員,整個軍營也比較死氣沉沉,哀嚎傳遍整個大營。

岩隱的戰力比旗木真嗣想象中的還有高,要知道此方的指揮官正是三忍之一的自來也。

看來岩隱給自來也帶來了很多負擔呐!

由於三忍之一的醫聖綱手已經離開木葉了,導致本就缺乏高水平醫療忍者的木葉,對於醫療忍者的需求更加深了。

少了綱手這種醫療水平巔峰的忍者,木葉的傷亡很是嚴重,這一點看到大本營便可以知道了。

將旗木真嗣他們幾個安頓好之後,白雲早間便來到了自來也的帳篷之外。

經過通報後,白雲早間進入帳篷中,看到了那個滿臉哀愁的自來也,那個冇心冇肺的豪傑自來也如今也是滿臉的擔憂。

“早間,你來了啊。”自來也強扯出一絲微笑說道,語氣中透露一絲無奈。

“冇想到三忍之一的自來也也會露出這幅表情。”為了緩解氣氛,白雲早間打趣道。

“唉,大野木將四尾和五尾人柱力派上了戰爭,如今局勢我方處於劣勢啊,我隻能夠拖住一位人柱力,人柱力的破壞力你也是知道的。”自來也擺了擺手,無奈充斥在話語之間。

“水門不是已經前往這裡支援了嗎?”白雲早間不解,既然波風水門在這裡的話,自來也的壓力應該不必如此之大纔對。

“水門要是來了就好了,砂隱那裡出現變故,千代的毒你也是知道的,如今綱手又在出走,所以為了快速鎮壓住砂隱,避免他們輕舉妄動,水門先前往大蛇丸那裡了。”自來也解釋道,不過提到了水門時表情明顯放鬆了許多。

“原來如此。”白雲早間恍然大悟。

“那現在有什麼需要我去做的嗎?”

“現在先修整一段時間吧,岩隱雖然冇有我們傷亡如此嚴重,但是現在也冇有餘力進攻我們了。當務之急是等待水門,隻要水門到了,破壞物資,牽製住人柱力,岩隱便翻不出什麼浪花!”自來也對於水門很是自信,畢竟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好,那麼我就先走了。”與自來也交談之後,白雲早間便離開了他的帳篷之中。

剛出去便看見忙碌的旗木真嗣,對呀!他怎麼把旗木真嗣給忘了,旗木真嗣掌握著掌仙術,在醫療忍者水平中也是高的那一批。

有著旗木真嗣,傷員就會更加迅恢複好傷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4章 覺醒“雷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