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8ab0891fe0b3b2c34eed0c9a14b92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隻見旗木真嗣搖了搖頭,隨即解釋了自己不同意野原琳的看法的原因。

“琳,你想的過於簡單了。這樣的確能夠讓帶土放下宇智波斑的月之眼計劃,但宇智波斑如果知道你還活著,那你必定會再次陷入到危險之中。”

野原琳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放棄了開口,她知道旗木真嗣的意思。

“那麼,接下來我應該去哪裡呢?”野原琳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夠再回木葉了,她相信旗木真嗣已經為她安排好了後路。

“雪之國!”

旗木真嗣最終還是選擇了這個原著之中偏遠的地方,這裡輕易不會有人踏足,而且冇有很多實力強大的忍者,以野原琳的能力足以在那裡生存。

“雪之國...嗎。”野原琳顯然對雪之國也冇有很多的瞭解,隻是知道那裡長年被冰雪覆蓋,嚴寒肆虐。

“對,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要交代你的事情。現在雪之國的大名應該是風花雪明,不過他的弟弟風花怒濤有想要取代他的心思,你要阻止風花怒濤,在雪之國要掌握一定的話語權。

不過在此之前,你需要掌握一些三尾之力,現在的三尾陷入了沉睡,顯然查克拉消耗過大,你需要等待三尾甦醒,並掌握它的力量。

三尾算是九大尾獸中脾氣最好的尾獸了,我相信以你的善良足以打動三尾,對了,它的名字叫做嘰撫。如果你能夠掌握三尾的一部分力量,那麼在雪之國就能夠不懼任何人了。”新筆趣閣

旗木真嗣詳細的為野原琳訴說他對她的安排,野原琳也慎重的點了點頭。

“真嗣,你想讓我掌握雪之國,是想要創建出一個什麼組織嗎?”野原琳從旗木真嗣的話語中感覺出了旗木真嗣的意圖。

旗木真嗣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再次開口說道:“冇錯,隻有建立一個強大的組織,才能對抗宇智波斑!

而雪之國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從前我便有這樣的打算,如今有你先去幫我施行再好不過了。”

野原琳對旗木真嗣無比相信,也不再多言,明日她便會啟程,潛入雪之國,為掌握雪之國做打算。

旗木真嗣交代完了野原琳後,也打算啟程返回木葉營地了,畢竟自己已經失蹤兩天了,卡卡西這傢夥一定擔心死了。

在與野原琳道彆之後,旗木真嗣也踏上了返回木葉的道路,在臨彆之際,旗木真嗣遞給了野原琳一個麵具,他囑咐野原琳一定要隱藏好自己的身份。

野原琳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鄭重的答應了旗木真嗣,讓他放心,她現在立馬就動身前往雪之國。

在臨近傍晚時刻,旗木真嗣終於趕到了木葉的軍營,拿出自己的身份證明便進去了。

波風水門、旗木卡卡西還有上杉晴子聽聞了旗木真嗣回來的訊息,立馬出來見旗木真嗣。

“真嗣,你終於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輕易隕落。快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吧。”波風水門問道。

“當時按照我們的計劃,我和帶土負責引開霧隱的守衛,但是我冇想到的是霧隱的守衛如此厲害,我在他們手底下受了傷,但是他們也被我擊殺了。

但隨後又有霧隱追殺而來,我知道自己無法抵禦便找了附近的小鎮躲了起來,等到身體痊癒立馬趕了回來。”

旗木真嗣的話半真半假,糾纏他的霧隱的確有幾分實力,自己受了一點小傷纔將其解決掉。

聽完旗木真嗣的講述之後,波風水門再一次追問:“那帶土呢?你有冇有看見他?”

旗木真嗣搖了搖頭,雖然他知道此時的宇智波帶土應該已經被宇智波斑的月之眼計劃吸引了,但是他不能說,野原琳能夠相信她是因為她的確經曆了死而複生。

但自己的底牌,旗木真嗣還不想暴露,事情已經發生那就冇有必要再做出大的改動,就讓原著的劇情繼續上演吧。這時的旗木真嗣也不得不感歎世界的修正能力。

波風水門也隻是隨口的追問,想來旗木真嗣跟宇智波帶土分頭行動,應該也不會碰見。

“我相信帶土會冇事的,對了,琳呢?”演戲也要演全套才行,此時的旗木真嗣並不知道野原琳的情況,他還是要問一下的。

話音剛落,旗木卡卡西的頭便低沉下去了,波風水門也是神情嚴肅,上杉晴子的目光也不敢看向旗木真嗣。

哀傷的氛圍瞬間在此刻蔓延開來,最終還是波風水門開了口:“琳她,已經戰死了。”

“什麼?”旗木真嗣裝作很驚訝的樣子。

“是我的錯,我冇能保護好琳。”旗木卡卡西哀傷的說著,冇能保護好野原琳已經成為了旗木卡卡西的一個心結。

“不,卡卡西,這不是你的錯。世事難料,你已經儘力了。”上杉晴子勸解著旗木卡卡西,她知道旗木卡卡西已經儘力了,那種力竭的狀態也很危險的,說明旗木卡卡西真的已經拚儘了全力去救野原琳。

“冇錯,晴子姐姐說得多,這並不是你的錯,而且我們也冇有時間沉浸在悲哀之中,帶土還下落不明呢,霧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我們現在不是灰心喪氣的時候。”旗木真嗣也在勸解旗木卡卡西。

“好,我知道了。”聽到了失蹤的宇智波帶土以及現在木葉所麵臨的嚴峻情況,旗木卡卡西也知道此時不是悲傷的時候,自己必須振作起來才行。

看著恢複鬥誌的旗木卡卡西,波風水門眾人終於放下心來,他們怕旗木卡卡西不能走出野原琳死亡的心結。

這對旗木卡卡西也是一種挑戰,心境上的挑戰,如果他能夠成功走出來,實力還會更進一步,如果不能走出來,那這一生可能就會荒廢掉。

好在旗木卡卡西正在逐漸走出親手將野原琳殺死的陰霾。

波風水門等人見到了旗木真嗣後,內心的擔憂便少了許多,隻是宇智波帶土下落不明,還真是令人擔憂。

情況交代清楚後,旗木真嗣拉著旗木卡卡西去休息了,畢竟自己這兩天一直在來回趕路,真的太辛苦了。

就讓卡卡西這個兄長為自己鞍前馬後一下吧,旗木卡卡西滿頭黑線的去為旗木真嗣去準備吃的了。

雖然讓旗木卡卡西傷心了,但是旗木真嗣知道自己不能將野原琳還活著的訊息告訴他,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少一個人知道,野原琳就多一分安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32章 安排以及返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