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aa2d68581d647e400900322854263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天之後,木葉軍營中。

旗木卡卡西又夢見了那個自己將野原琳殺死的畫麵。

“琳!”旗木卡卡西驚醒,口中喘著粗氣,豆大般的汗珠從額頭上滴落。

“卡卡西,你醒了嗎?”聽到這喊叫的上杉晴子立馬跑過來看看旗木卡卡西的狀況,並派人去通知波風水門旗木卡卡西的甦醒。

“不用驚慌了,你現在在木葉的營地中。”上杉晴子寬慰著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這才逐漸緩過神來,但雙眼依舊無神,嘴中喃喃道:“是我殺死了琳...”

“什麼?”上杉晴子並未聽清旗木卡卡西的低語,這時波風水門也過來了。

“卡卡西,冷靜一些,告訴我都發生了什麼?”波風水門溫和的詢問旗木卡卡西究竟發生了什麼。

“老...老師...是我...殺死了琳!”旗木卡卡西看著自己老師和藹的臉,斷斷續續的說著自己殺死了野原琳。

旗木卡卡西的話讓波風水門為之一愣,但旋即再一次安慰他說:“我知道你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告訴我都發生了什麼吧。”

精神緩和過來的旗木卡卡西便開始給波風水門講解他們去救野原琳的經過以及自己將野原琳殺死的事情。

波風水門皺了皺眉頭,這才嘴上緩緩說道:“據救援小隊說,隻有你自己倒在血泊之中,死去的全是霧隱的忍者。而琳,帶土,真嗣他們幾個都不知所蹤。”

聽到波風水門的話,這回輪到旗木卡卡西驚訝了,在他將琳用千鳥貫穿心臟後便暈倒了,所以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自己也不知道。

“琳的屍體可能被人帶走了,真嗣和帶土可能為了逃避霧隱忍者的追殺躲了起來吧。”旗木卡卡西無比的確認野原琳的確是死在了自己的千鳥之下。

以千鳥的貫穿力,被貫穿心臟的人是絕不可能活下來的。

波風水門對旗木卡卡西這個弟子也是很瞭解,知道他不會無的放矢,也知道千鳥的威力,這麼說是有人特意將野原琳的屍體帶走了。

可是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聽了上杉晴子之前對他說的敵人好像是故意抓走野原琳的,波風水門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卡卡西,你現在就好好休息吧,真嗣和帶土的話,我會接著派人去尋找他們的。”波風水門囑咐旗木卡卡西好生休養,自己也會派人去尋找旗木真嗣和宇智波帶土,以他們的能力應該不會輕易被霧隱忍者殺掉。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他現在仍然沉浸在自己殺掉了野原琳的痛苦之中。

又過了一天,在旅店等待野原琳甦醒的旗木真嗣剛剛出門打探完訊息回到房間,便發現野原琳的手指動了動。

旗木真嗣注視著即將醒過來的野原琳,自己這幾天去打探訊息就是為了給野原琳尋找一個安身的地方。

現在的野原琳可是一名醫療上忍,戰鬥力可能不及上忍,但是憑藉她一手的醫療忍術也能夠保護好自己了。

野原琳緩緩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並不是自己以為的天堂,而是青色的天花板。

“這裡是...”野原琳慢慢坐起身來,看到了身旁的旗木真嗣。

“真嗣君?你...你也死了嗎?”野原琳驚訝的看著旗木真嗣。

旗木真嗣隻感覺頭上無數的黑線蹦出,旗木真嗣無奈的說道:“琳,你還冇死呢。”

“什麼?我...我居然還活著!”作為一名醫療忍者,野原琳清楚的知道被旗木卡卡西的千鳥貫穿心臟時絕不可能活下來的。

“是我的一種特殊手段才勉強將你救活。”旗木真嗣將庫洛牌的事情解釋為自己的特殊手段。

“原來如此。”野原琳恍然大悟的說道,在她看來旗木真嗣在醫療忍術上如此出色,那麼想必也會有自己獨特的手段。

“啊,對了!我的身體之中被霧隱的忍者封印了三尾!他們想利用我去摧毀木葉!”忽然想起霧隱的事情,野原琳趕緊向旗木真嗣說道。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三尾仍舊在你的體內,不過我已經用四象封印再次將其封印起來了,你不用擔心它會衝破封印。”旗木真嗣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並告訴野原琳不必擔心。

“這樣啊...”突然體內多出了一個怪物,任誰都會有點難過,但野原琳知道,成為人柱力後,三尾若是脫離了她的身軀,她是會死的,所以她能夠理解旗木真嗣的行為。

“琳,想必經曆過這幾次事件,你也有所覺察吧。”旗木真嗣看著晃神的野原琳,最終決定還是將這件事情全部告訴她。

“嗯?確實...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我感覺霧隱...好像在針對我施展什麼陰謀...”野原琳聽到旗木真嗣的話,頓時反應了過來,但是她不明白自己有什麼特殊的。

“實際上是針對帶土的陰謀。”旗木真嗣乾脆攤牌了,因為接下來的野原琳也無法返回木葉,自己有必要將這些事情告知野原琳。

“針對帶土!?”旗木真嗣的話顯然讓野原琳很是驚訝,霧隱衝著自己來的,這跟宇智波帶土有什麼關係。

於是旗木真嗣便同野原琳講述了,真正的幕後黑手是宇智波斑,想讓宇智波帶土親眼見到她的死亡而覺醒宇智波一族傳說中的眼睛,萬花筒寫輪眼,從而掌控宇智波帶土內心的黑暗幫助他完成月之眼計劃。

隨後,旗木真嗣又將宇智波斑的月之眼計劃講述給野原琳。

“這種虛假的世界怎麼會幸福!?”

野原琳顯然對所謂的月之眼計劃嗤之以鼻,在她看來無限月讀的世界不過是虛假的,這樣的夢境怎麼可能帶給人們幸福。

“可是...真嗣,你怎麼會知道宇智波斑的這些計劃?”野原琳還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旗木真嗣怎麼可能對宇智波斑的計劃瞭如指掌呢。

“這個...琳,其實此次我能夠救你是依靠這個。”旗木真嗣已經想到了野原琳會問他這個問題。wap.biqupai.com

好在他也想出辦法來解釋一下,隻能用自己的庫洛牌來進行解釋自己為什麼對宇智波斑的計劃如此清楚。

“這是?”野原琳看著金光閃閃的愈牌,眼睛中滿是疑惑,她從未見過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庫洛牌,是一種具有特殊能力的卡牌,也是我的終極秘密,你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庫洛牌有很多種,而愈牌隻是其中的一種,正如它的名字所顯示的那樣,能夠治癒一切的庫洛牌,不過傷口越大,所消耗的能量便多。”

“此次能夠成功救下你,多虧了你體內的三尾查克拉的供應,若無三尾,我也冇辦法救你。所以這也是因禍得福吧。”

“而庫洛牌中也有特殊的卡牌,可以預知未來,而你的死亡,便是我所預見的,在夢中我也看到了宇智波斑的陰謀和計劃,這也是為什麼最終我加入了醫療部隊,實際上是想保護你,但是僅憑我一人之力,還是冇能保護好你...”

“真嗣,你已經保護好我了,正是有你在,我現在才能夠活著呀!”野原琳見旗木真嗣情緒有些低落,於是便安慰道。

“謝謝你,真嗣,既然如此的話,那為什麼現在我們不告訴帶土我還活著呢,帶土如果知道我還活著的話,就不會誤入歧途了。”野原琳說明自己心中的想法,在她看來,隻要自己還活著的話,宇智波帶土應該就不會再陷入黑暗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31章 六道仙人的囑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