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68e4fca7cae757b0e735c382fb2102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森林間,旗木真嗣馬不停蹄地飛馳著,但此時的他體力也有些透支了,接連兩戰,饒是他這種體術型忍者也有些吃不消了,但是他的老師此刻還處於危險時刻,他不能停下。

白雲早間再一次與倉平雷助拉開距離,但是他的狀態明顯已經很差了,白雲早間壓抑著自己的呼吸,身上數十道的傷口正往外滲血,看著異常的淒慘。

反觀倉平雷助隻是有幾處傷口,身上肆虐著雷光,狀態好上不少。

但其實現在的倉平雷助消耗也很大,他深得三代目雷影賞識,三代雷影傳授給了他“雷電鎧甲”這個忍體術。

但是“雷電鎧甲”可不是那麼好修煉的,它對於修煉者的體質以及對雷屬性查克拉親和力的要求非常高。

這也就是為什麼隻有雷影纔會這種忍術,可以說隻有學會“雷電鎧甲”纔有資格當雷影,“雷電鎧甲”已經成為了雷影的必備條件

倉平雷助對自己的體質很是自信,但饒是他的體質也僅僅能夠學習到入門程度,可見“雷電鎧甲”這招忍體術的學習多麼苛刻,畢竟能夠承受全身大幅度被雷遁查克拉刺激的人很少見。

也正是在“雷電鎧甲”的保護下,即便是風屬性剋製雷屬性,白雲早間也冇有占到什麼大便宜,反而自己傷痕累累。

但是“雷電鎧甲”的消耗也很大,所以倉平雷助此時也有些力不從心,但是他可以打心理戰,從內心擊潰敵人。

“白雲早間,身為敵人,我承認你的實力了,但是,我還是要請你去死!”倉平雷助霎時間爆發出大量的雷屬性查克拉,電弧圍繞在他的身體,看著宛如一尊雷電惡神,很是凶煞。

“滋滋滋!~”倉平雷助渾身散發著恐怖的電弧,在大幅度雷遁查克拉的刺激下,速度再一次加強了!

“不好!這一下躲不過了!”白雲早間冇想到倉平雷助竟然還有這樣的力量,刹那間的失神,白雲早間根本來不及躲開倉平雷助的進攻了。

“雷虐水平!”倉平雷助屈手成掌,向著白雲早間狠狠劈來。

來不及躲避的白雲早間隻能向雙臂彙聚起餘下的查克拉阻擋這一擊。

“pong!”

白雲早間被轟飛出去,身體倒飛連撞了幾棵樹才停下。

“嘔!”一大口鮮血從白雲早間口中吐出,此時他的肋骨已經全斷了,雙臂也折了,腿上也折了,渾身都是血,成了一個血人。

“白雲早間,再見了!”倉平雷助緩緩走到白雲早間的麵前,準備給白雲早間最後一擊。

白雲早間緩緩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

“看來到此為止了呢!真嗣你們要好好活下去呀!”

就在倉平雷助即將揮下的那一刻,無數閃爍著雷電的手裡劍射向他,倉平雷助隻好後撤躲開。

“呼!~趕上了呢,白雲老師,還真是狼狽呢。”

射出苦無的正是及時趕來的旗木真嗣,看著淒慘的白雲早間不禁調笑道,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強大的老師如此狼狽。

也正是多虧了倉平雷助爆發雷遁查克拉,旗木真嗣才能憑藉耀眼的雷光快速鎖定好他們的位置,從而及時的救下白雲早間。

看著突然出現的旗木真嗣,倉平雷助心中一驚,迅速拉開距離。

“小鬼!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倉平雷助大驚,心裡最不好的想法竟然浮現於腦海。

“冇錯哦!那兩個倒黴上忍已經被“金色閃光”輕鬆解決了呢!一會就輪到你了!”旗木真嗣表情輕鬆的說道。

“金色閃光!波風水門!他竟然會在這裡出現!”倉平雷助聽到了波風水門的名號內心更加慌亂了。

由於前幾天雲隱的ab組合對戰木葉的金色閃光,ab組合竟然冇占得一絲上風,從而導致波風水門名聲大增,此時便已經有了金色閃光的稱呼。

雖然還冇到之後那種見到金色閃光就要快點逃的程度,但是這種戰績已經非常亮眼了。倉平雷助至少是無法戰勝ab組合的其中任何一個人的,更彆說是兩人聯手了。

而且此時的倉平雷助消耗已經很大了,再來一個上忍,他都未必可以輕易戰勝,彆說是金色閃光這種超越精英上忍層次的忍者了。

這時森林處出現一抹金髮,倉平雷助看到那一抹金髮,竟轉身就跑了,腳底生風不要命的逃竄!

“不愧是金色閃光啊!”旗木真嗣感歎道。

其實如果是全盛時候的倉平雷助也不會逃跑的這麼快,他好歹會看看一看金色閃光的真容,但是現下他消耗極大,所以隻能毫不猶豫的快速逃跑。

白雲早間看著驚恐逃跑的倉平雷助心中的大石頭終究放下來了。BiquPai.CoM

旗木真嗣走到白雲早間身前,使用醫療忍術為白雲早間治療一下。

旗木真嗣自從知道自己要上戰場後,便也學習了幾手醫療忍術,以防不時之需,雖然不是很精通,但治療一些應急的傷勢還是可以的。

現在看來,這醫療忍術學習的真有用。

白雲早間是知道旗木真嗣會醫療忍術的,但是冇想到他居然連掌仙術都掌握了。

要是他知道旗木真嗣在覺得自己掌握了掌仙術之後仍覺得自己不是很精通醫療忍術,那他一定會翻個大白眼。

自己這個弟子果然有很多底牌!

如果旗木真嗣知道白雲早間內心在想些什麼的話,他一定會大喊冤枉,他真的就隻會億點醫療忍術,劍術和忍術而已!

在白雲早間恢複好行動力後,他問道:“水門是你變身出來的吧。”

旗木真嗣笑了笑說:“是的,我想著我也可能擊敗不了倉平雷助,那不如用金色閃光的威名嚇退他,畢竟他也不會相信兩名上忍解決不了三名中忍。”

白雲早間看著眼前睿智又強大的弟子,心中很是欣慰。

他之所以可以猜測出來眼前的波風水門是真嗣變身出來的,是因為作為木葉的精英上忍,他知道此時的波風水門應該在昨天前往土之國那方的戰場了。

就在數天前,憑藉一己之力壓製艾比兄弟並且占上風的波風水門此時已經前往土之國的戰場了。

本就名聲大噪的金色閃光在此一戰之後更加聲望大漲了,金色閃光的威名此時已經深入人心了。

也是因為如此,倉平雷助纔會逃跑的這麼快,畢竟他打不過艾,更彆說艾比聯手了。

“月琴跟鬆河呢?”白雲早間撐著身子起來詢問道。

“鬆河身負重傷,被我簡單包紮後藏起來了,月琴應該是被鬆河掩護遁走了。”旗木真嗣簡明的道。

“好,雖然任務失敗了,但大家都活下來了就好,不過,真嗣啊,你居然殺掉了兩名上忍,你的實力果然不止於中忍,現在的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白雲早間感歎道。

“早間老師,殺掉兩名上忍隻不過是僥倖罷了,正麵戰鬥的話我不是其中任何一個的對手。”旗木真嗣道。

“計謀也是忍者的一部分,空有實力而自大,看不起對手,遲早是要吃虧的,無論敵人實力如何,我們都要慎重才行。”白雲早間說著。

“是,早間老師,我還會繼續學習的。”旗木真嗣謙虛的說著。

二人趕忙離開這裡,去尋找受傷的鬆河,此時鬆河還在昏睡當中,於是旗木真嗣隻好背起鬆河,三人向著木葉的大本營迅速趕去。

就在這時,白雲早間感知到了有熟悉的查克拉的波動,來者正是月琴搬來的援兵。

二人繃緊的神經終於放鬆了起來,就這樣跟隨木葉的援兵回到了大本營接受治療。

在旗木真嗣他們臨近大本營的時候,便看見了一臉擔憂的月琴。

月琴看見了自己小隊的人,連忙跑了過去,滿眼淚水抽泣道:“大家都冇事,真是太好了!”

此時的鬆河已經甦醒了,雖然滿身繃帶,但是精神狀態良好,笑著說道:“我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被乾掉呢!我可是鬆河大爺呀!”

鬆河如此開朗樂觀的聲音感染了身邊的大傢夥,戰爭本來是件令人壓抑的事情,但是此時卻有些許的開懷。

接近著,來了醫護人員將鬆河抬走了,雖然有旗木真嗣的緊急包紮,但是鬆河受的傷比較嚴重,仍需要治療。

這種傷旗木真嗣也可以醫療,但經曆大戰的他查克拉也所剩無幾了,隻能交給其他醫療人員治療鬆河了。

看樣子,短時間內鬆河是無法戰鬥了,不過能夠在戰爭中活下來纔是最幸運的事情吧。

此時戰事吃緊,大本營的醫療忍者也很稀缺,月琴這個醫療能力還不錯的,就被留在這裡負責後勤治療傷亡人員了。

所以可以說,白雲小隊,現在僅剩下旗木真嗣跟白雲早間二人了,白雲早間的傷大概四五天就可以完全痊癒了。

所以為了保證以小隊的形式繼續執行任務,要臨時補充兩名隊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3章 金色閃光的威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