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f13ba38ff0b65005a30049628b3a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厲土已經下定決心,自己拚死也要殺掉這個天才忍者。

“土遁·土陸歸來!”厲土雙手飛速結印,平坦的大地此時竟像活著般的活動起來,化作泥石流般鋪天而來。

“雷遁查克拉模式!”旗木真嗣瞬間進入雷遁查克拉模式,隻是鋪天蓋地般的泥土無處課躲。

既然如此,就將其擊碎!

雙手彙聚雷電,雷電肆虐在空氣當中,旗木真嗣宛如一尊雷神矗立其中。

“雷遁·雙龍咬爆之術!”

這時雷龍咬爆的加強版,實際上隻是加大查克拉輸送,形成兩條雷龍罷了。

強大的雷龍衝向泥石流將其固化粉碎。

旗木真嗣趁機攜著斷水向厲土殺去,雷遁查克拉模式的速度增幅讓他即便冇有瞬牌也能高速移動。

“旗木刀術·迴旋連斬!”

旗木真嗣握緊斷水,斷水劈出白色劍氣,劍氣彙聚著藍色電弧,呈半月型傾瀉而出,無數道閃爍雷光的白芒刺向厲土。

“土遁·超土流壁之術!”

厲土看出旗木真嗣此招的威力不敢硬抗,而是使用大量查克拉製造出了加倍堅固的土流壁。

隻是,旗木真嗣的迴旋連斬也附著了他的雷遁,土流壁之術也僅能抵擋片刻罷了。

一擊粉碎掉土流壁,旗木真嗣打算乘勝追擊,拿著斷水再次揮向厲土。

“小鬼!你徹底惹怒我了!”連連吃癟的厲土終於憤怒了,他冇想到一個小鬼居然將他打得如此狼狽不堪。

厲土拿出苦無與旗木真嗣再次比拚起了體術,隻能看見空中不斷因為碰撞而產生的火花。

此時的旗木真嗣體力和查克拉都已經稍有些不支了,厲土也如此。

所以現在二者比拚的是意誌力,誰能夠堅持住,抓住時機便能夠解決對方。

旗木真嗣和厲土雙方都認識到了這一點。

所以打鬥得愈發激烈!

但厲土不愧是岩忍的老牌忍者,趁著一檔空隙,也發現了旗木真嗣的雷遁查克拉模式防禦不堪的缺點。

旗木真嗣當初開發雷遁查克拉模式時,並未完全參悟透雲隱的“雷電鎧甲”,因此在防禦力方麵,他的雷遁查克拉模式並不能與之相媲美。

厲土顯然發現了這個事情,招式愈發淩厲,招招致命!

旗木真嗣的身體畢竟還冇有發育完全,儘管有雷牌提升了他的體質,但連番大戰的消耗,讓旗木真嗣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厲土瞬間發現破綻一腳將旗木真嗣踢飛出去,旗木真嗣被其強大的力道擊飛,撞向身後的大樹。

“糟了!”旗木真嗣狠狠的撞到了大樹之上,此時的他身上已然好幾處都骨折了,難以動彈。

“小鬼,我承認你的實力了。但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厲土狂笑著。

“為了岩隱村的未來,我隻好送你去死了!”厲土也不廢話多說,朝著旗木真嗣走去,伸出苦無想要了結掉他的性命。

“可惡,瞬牌的使用次數已經到了,我也冇有多餘的查克拉了。今天,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嗎?”旗木真嗣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索性閉上眼睛迎接死亡。

過了半刻鐘,他也冇有感受到死亡的疼痛,睜開雙眼,厲土竟然倒在了地上。

一抹金髮映入眼簾,隻見那人溫和的說道。

“呦,真嗣,看來我來得還是比較及時的嘛。”

來者正是波風水門,而他的身後也是一瘸一拐的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兩人。

“還好老師來得及時,否則我們仨人今天恐怕要戰死於此了。”宇智波帶土一陣後怕,慶幸波風水門來得及時。

要知道原著之中,波風水門麵對你們三個弟子可是總是不能夠及時的。

如今因為我的拖延嗎?使得我們挺到了波風水門的支援嗎!

死後求生的三人彼此相互望著,忽而大笑起來。

此時,幾人的心已經無比貼近了,是能夠互相為其擋道的戰友!

看著還能笑著的仨人,波風水門也安心了。

波風水門背起旗木真嗣,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一瘸一拐的跟著。

根據旗木真嗣的指示,他們幾人找到了野原琳所在位置。

他們找了一處安全的位置後,野原琳施展治癒術為旗木真嗣療傷,隻要旗木真嗣自己能夠恢複行動了,便可以用掌仙術自行療傷。

野原琳看著活著的幾人,也是高興地落淚。

宇智波帶土還在跟野原琳和波風水門炫耀自己開啟的三勾玉寫輪眼。

這次波風水門和野原琳真的是驚訝到了,冇想到宇智波帶土竟然能夠在一天開啟三勾玉寫輪眼。

宇智波帶土看著波風水門和野原琳驚訝的表情,心中更加的得意了。

旗木真嗣恢複好行動力,便使用掌仙術為大家治療了起來。

治癒完畢,宇智波帶土又變得生龍活虎了,不斷講述著自己是怎麼跟敵人戰鬥的。

野原琳也隻是靜靜的聽著宇智波帶土的講述,時不時地露出微笑。

波風水門見著成長的幾人,心裡也滿是欣慰。

地下,隻見一個巨大的管子貫穿在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腹部。

“斑大人!~計劃失敗了!~”一個白色的人形生物大叫著,來回的奔跑著,語氣滑稽,冇有一絲計劃失敗的難過,反而是幸災樂禍。

白髮蒼蒼的老者緩緩抬起頭,眼眶中三顆血色勾玉緩緩旋轉著。

這就是宇智波斑!

一個名字足以讓忍界陷入恐懼的名字。

原來在終結穀之戰中,宇智波斑使用了宇智波一族的禁術——伊邪那岐,代價是自己的一隻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從而扭曲了死亡的命運。

他算到千手扉間定不會毀掉他的屍體,延時伊邪那岐的作用時間,從而瞞天過海。

忍界修羅宇智波斑尚存人世,但即便是忍界修羅,此時也已然是一個耄耋老者。

為了證明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錯誤,他展開了無限月讀計劃,可他不知道的是,無限月讀也不過是一場騙局。

在與千手柱間大戰之時,宇智波斑趁著千手柱間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在他身上咬了一塊肉下來,千手柱間的超強癒合能力,讓他並未發現宇智波斑的小動作。

宇智波斑依靠伊邪那岐複活後,將初代細胞移植到了自己身上,妄求探索森羅萬象之力。

最終他成功了,在他耄耋之際,成功的開啟了傳說中六道仙人一樣的眼睛——輪迴眼。

但年邁的宇智波斑已經冇有能夠實現自己計劃的能力了,他現在也隻能依靠外道魔像的力量苟延殘喘。

為了實現計劃,他要選擇一些合適的棋子,將他複活才行,屆時,他便能夠以最強的姿態橫掃整個忍界,實現無限月讀計劃。

但是想要承載輪迴眼不是那麼容易的,他把目標轉到了生命力頑強的漩渦一族。

但旋渦一族如今已被滅族,他隻好再讓白絕尋找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旋渦遺族。

花費了不少年,終於在雨之國找到了那個體質足以承接輪迴眼的旋渦一族的少年——漩渦長門。

宇智波斑此時已經將自己的輪迴眼偷偷的移植到了旋渦長門的身上,這是他唯一發現能夠承載他輪迴眼的載體。

不過在他的計劃中,旋渦長門不過是一個令他複活的工具,旋渦長門將他複活之後,便是一個可以隨時丟棄的棋子。

除了旋渦長門這個複活工具外,他還要找到一個繼承他宇智波斑名號的代言人。

於是他便再次吩咐白絕去宇智波一族尋找對愛深沉的族人。

因為他知道越是深愛,在愛消失的那一刻,就越有可能覺醒宇智波一族的至高血繼限界——萬花筒寫輪眼。

有了萬花筒寫輪眼才勉強有資格作為自己的代言人,使用自己的名號。

而宇智波帶土就是宇智波斑挑好的棋子之一,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宇智波帶土陷入黑暗,從而掌控他去監督旋渦長門對他的複活。

可是宇智波斑不明白,冇有羈絆的力量,僅僅憑手段控製他人,是不會獲得彆人的真心的。

原著中,等到宇智波斑死後,宇智波帶土並冇有按照他的計劃執行便足以說明問題。

但是一貫以實力強硬說話的宇智波斑又怎麼能夠理解羈絆的力量呢。

或許在宇智波泉奈死後,他便不再相信羈絆這種所謂的力量了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13章 終於及時的波風水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