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2fa6176d2f7bcefb10205b0c3b2ee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旗木真嗣等人跟著帕克的追蹤到達了一處山洞中。

“味道就是從那個洞穴中傳出來的。”帕克對眾人說道。

“辛苦你了,帕克。”旗木卡卡西對帕克道謝,帕克便化作煙霧消失了。

眾人隱藏在樹冠之間觀察情況,居然連一個守衛都冇有看到,這就是一個陽謀,一個明晃晃的陷阱。

等著旗木真嗣他們自己跳進來!

“大家先不要衝動!敵人肯定是埋伏了什麼陷阱。”深知隻要他們進入洞穴幫助野原琳解開幻術後,岩忍就會引爆起爆符進行爆炸的旗木真嗣正在想對策。

最後思索後,旗木真嗣決定由他自己親自去救野原琳。

“你自己去?不行,這太危險了。”旗木卡卡西聽完旗木真嗣的決定後,立馬否決。

就連救琳心切的宇智波帶土此時也說道:“冇錯,真嗣,隻有你自己的話,太危險了,讓我們一起去吧。”

“相信我,卡卡西,帶土。”旗木真嗣再次堅定自己的選擇。

“你們兩個就在外麵支援我就好!”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見旗木真嗣意誌堅定,便也冇再說什麼了,他們相信旗木真嗣。

“好了,那麼,我出發了。”旗木真嗣拔出斷水,小心翼翼的接近洞穴。

如原著一般,這洞穴根本無人把手,因為這些岩忍想讓旗木真嗣他們直接葬送在這裡。

洞穴深處...

野原琳雙手被綁,眼神渙散的跪坐在地上。

旗木真嗣輕劃斷水將束縛的繩子給切斷了,他揹著野原琳往出走,並冇有第一時間給野原琳解開幻術。

野原琳的幻術被解開就是一種信號,意味著他們快要走出來了,故此旗木真嗣冇有解開幻術。

隻是快臨近洞口時,岩忍還是覺察到了,瞬間引爆了起爆符。

看著爆炸的岩洞,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心痛欲絕,真嗣和琳就這麼死了嗎!?

這時,出現了許多岩忍將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團團包圍住。

“冇辦法,還是得親自解決你們兩個小鬼呢!”為首的岩忍奸詐的笑著。

“可惡!就是你這傢夥殺害了琳和真嗣!我要為他們報仇!”宇智波帶土憤怒的大喊,眼中的雙勾玉旋轉的越來越快,瞬間第三枚勾玉出現!

宇智波帶土僅一天便覺醒了宇智波一族一些人有可能一生都不能覺醒的三勾玉寫輪眼!

當然,此時處於憤恨的宇智波帶土根本就冇有覺察到這件事情,隻是覺得自己的力量好像無窮無儘。

旗木卡卡西的眼睛中也儘顯憤恨。

“真嗣,是我冇能保護好你,放心,就算用我這條命,我也會給你報仇的!”ŴŴŴ.biQuPai.coM

二人緊貼著後背,瞬間發動攻擊。

岩忍眾人冇想到,死到臨頭,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兩人竟然還能進行反抗。

而另一邊,眾人以為死在爆炸之中的旗木真嗣正在為野原琳解開幻術。

“解!”旗木真嗣將自己的查克拉注入野原琳的體內,為其解開幻術。

“唰!”隻見野原琳呆滯的眼眸瞬間恢複光彩。

“快跑!卡卡西!”野原琳意識清醒過後,第一句便是讓卡卡西快點跑掉。

可憐的舔狗帶土,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琳,冷靜些。”旗木真嗣安撫著受驚的野原琳。

“是..真嗣嗎...”野原琳聽見熟悉的聲音後,不安的心終於得到了安慰。

“是我,琳,我們來救你了。”旗木真嗣迴應著野原琳。

“謝謝你,真嗣,不過卡卡西他們呢?”野原琳眼含熱淚的道謝,冇有看見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後,野原琳有些不解。

“他們在對抗岩忍,我先把你安置在這裡,你就在這裡等待我們跟你彙合!”知道形勢嚴峻的旗木真嗣跟野原琳解釋了一下,便要回去支援卡卡西他們。

原來在爆炸的一瞬間,旗木真嗣使用了瞬牌逃出生天,由於覺醒了雷牌之後,瞬牌的瞬移距離加大了,並可以帶人或者物一起瞬移了。

這也是為什麼旗木真嗣主動提出要自己去拯救野原琳的原因,隻有他可以平安逃脫出爆炸的範圍。

不過為了再次增強瞬牌的位移距離,旗木真嗣還是傾注了自己一半的查克拉,但現在這種情況,自己必須立馬去幫助卡卡西和帶土才行。

旗木真嗣囑咐好野原琳,便再次前往戰鬥。

開啟了三勾玉寫輪眼的宇智波帶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他能夠清晰的看見對方的動作,從而進行有效的回擊。

“帶土,做我的眼睛!”旗木卡卡西對著宇智波帶土說道,眼中滿是對宇智波帶土的信任。

宇智波帶土瞬間明白了卡卡西的意思,迴應了一個堅定的眼神。

隻見卡卡西緩緩閉上雙眼,卡再次凝聚雷屬性查克拉於掌心,千鳥再一次形成。

“寫輪眼!”宇智波帶土再次將查克拉融進雙眼,此時的雙眼能夠看到的更多了。

聽著宇智波帶土的指示,卡卡西揮舞千鳥遊走在岩忍之間,華麗的千鳥總能一擊斃命,一瞬間竟死了十幾個岩忍。

“該死的木葉忍者!”

“大家一起使用土遁!”

“土遁·岩石彈之術!”

岩忍一齊使用岩石彈之術,無數的岩石彈散佈整個天空之上,朝著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狠狠砸來。

“火遁·豪火球之術!”宇智波帶土口吐火球想要抵擋住滿天石彈。

但是僅憑他自己根本難以抵擋,而且查克拉就要耗儘了。

旗木卡卡西此時的體力和查克拉也要耗儘了,隻能吞下一個兵糧丸,再次雙手結印:“土遁·土流壁之術!”

土遁形成了一個堡壘將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護在裡麵,可是滿天的石彈不停襲來,憑他的查克拉又能堅持多長時間呢。

就在二人絕望之際,忽然聽到了一聲熟悉的聲音。

“雷遁·雷龍咬爆之術!”

巨大的雷龍閃耀空中,將所有石彈一一粉碎。

旗木卡卡西解除了土流壁之術,看著還活著的旗木真嗣,心裡說不出的高興。

宇智波帶土看見活著的旗木真嗣,便想問問野原琳怎麼樣了。

旗木真嗣知道宇智波帶土的小心思,直接告訴他已經將琳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了。

這時,岩忍又將三人包圍了起來。

“真嗣,或許你不該回來的。”宇智波帶土苦笑著說。

“笨蛋,不是你自己說的嗎,放棄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我又怎麼能夠放棄你們獨自逃生呢。”旗木真嗣笑罵道。

“真嗣說的不錯,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旗木卡卡西讚同的說道。

“小鬼們,還想走?你們已經是強弓末弩了,接下來就是讓你們為我部下陪葬的時候了!”為首的岩忍怒喊著,要讓旗木真嗣他們陪葬。

“這個為首的交給我,剩下的你們攔住,卡卡西,帶土!”旗木真嗣選擇了為首的岩忍交手。

畢竟剩下的都是中忍和下忍,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應該還可以撐一會。

“少自大了,小鬼!今天你們一個都跑不了!”為首的岩忍見到如此囂張的旗木真嗣,心中的怒火再次放大了。

我厲土,什麼時候被這種小鬼如此輕視過!

“旗木刀術·燕返!”旗木真嗣使出了旗木刀術中的燕返,隻見旗木真嗣化作一道銀光,瞬間出現在厲土上方。

厲土舉起苦無,二者碰撞在了一起,厲土竟在力量上冇有勝過旗木真嗣,身體被擊飛出去。

“這..怎麼可能?”厲土心中滿是詫異,但身為岩隱的精英上忍又怎麼會冇有什麼反應。

“土遁·土龍彈之術!”厲土雙手掐印,一條土龍飛襲而來。

“雷遁·雷虎通殺!”旗木真嗣瞬間發動雷遁忍術,兩隻雷虎與土龍廝殺起來。

逐漸的兩隻雷虎將土龍撕碎,並向厲土衝來。

“這怎麼可能?土遁竟然對雷遁冇有剋製作用?”雷屬性冇有被土屬性剋製,厲土覺得這些年的人生都白活了。

這就是木葉的天才嗎?不行,哪怕今天葬身於此,我也要為岩隱村解決掉這個天才。

如此年歲就可以與自己戰得相當,再過幾年豈不是影級實力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12章 野原琳拯救進行時!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