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8415e0df442e106590385256afdfd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最終的結果顯然是大蛇丸更勝一籌,就如同原著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那樣,身為天才的一方取得了勝利。

自來也已經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識。

不過大蛇丸也不好受,他雖然贏了,但是也受到了嚴重的傷,其中一條胳膊已經動不了了。

大蛇丸用一隻還算完好的手臂持著草稚劍想要瞭解了自來也。

“真嗣,我們要不要將自來也大人救下來?”看著大蛇丸想要將自來也殺死,野原琳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大蛇丸是不會殺死自來也前輩的。”旗木真嗣對野原琳說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旗木真嗣如此篤定,但是野原琳相信旗木真嗣的話是正確的。

拿著草稚劍懸停在空中良久,大蛇丸還是猶豫了,隨後收起了草稚劍踉踉蹌蹌的離開了原地。

“自來也,你我之間的羈絆就到此為了。再一次相遇,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真嗣,大蛇丸真的冇有對自來也大人下殺手,可是……”野原琳見到了旗木真嗣的話得到了驗證,高興卻又猶豫的說道。

“大蛇丸這是在斬斷他與自來也前輩之間的羈絆。”

“下一次的話,他就不會再心慈手軟了。”

野原琳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旗木真嗣見狀也隻是笑了笑。

“好啦,我們去給自來也前輩治療一下傷口,再治療一下他身上的傷口。”旗木真嗣對野原琳說道。

自來也現在昏迷,彆說來一名忍者了,就是一頭野獸也能將他殺掉。

所以讓自來也一個人躺在這裡是很危險的,乾脆把他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旗木真嗣手中凝聚出綠色的查克拉治療著自來也,自來也雖然模樣很慘,但實際上收到的傷並冇有看起來那麼嚴重,幾分鐘就將他的傷治了個大概。

然後在附近的城鎮上找了一家旅館,將其安置起來,讓老闆娘說他是被路過的人給救了回來。

安置好自來也後,旗木真嗣分出了一道砂分身載著野原琳快速飛離這裡回到雪之國,而他自己則是跟著他留下的砂金尋找大蛇丸的蹤跡。

因為旗木真嗣看中了大蛇丸的神器,草稚劍。BiquPai.CoM

原著中,大蛇丸就被宇智波佐助奪走了一把草稚劍,由此可見,草稚劍應該有很多把,而大蛇丸手中就有好幾把。

身負重傷的大蛇丸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的草稚劍已經被人盯上了。

旗木真嗣就是要做這種趁火打劫的事情,現在想要從大蛇丸手中奪刀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所以旗木真嗣才分出了砂分身,讓分身帶著野原琳飛迴雪之國,雖然野原琳的實力就算自己回去,遇到一些忍者也冇什麼問題。

但野原琳畢竟身份特殊,讓她自己回去,旗木真嗣還是有些不放心。

將野原琳也安排妥當,旗木真嗣這才放心的跟上了大蛇丸。

“誰!?”受傷的野獸往往是最危險的,顯然此時身負重傷的大蛇丸已經敏銳到了極點。

很快就發現了一路跟隨他的旗木真嗣,當然旗木真嗣冇有使用消牌,這是他故意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大蛇丸營造壓力。

跟在他身後的旗木真嗣直接現身了,隻見一個身著黑色風衣,臉上戴著火焰圖案麵具的人走了出來。

這幅打扮,大蛇丸可以確定他從未見過。

“閣下是誰?所為何事?”雖然知道來者不善,但是身為三忍之一的他越在這種時候越要保持鎮靜。

“儘組織,萬磁王。”旗木真嗣淡淡的迴應道。

“儘組織?”大蛇丸嘴中緩緩唸叨,他從未聽說過這個組織的名號。

“大蛇丸,你的草稚劍似乎很不錯,不知道我是否能夠橫刀奪愛呢。”一上來,旗木真嗣就點名了自己的目的,這樣也在告訴大蛇丸,他知道他在虛張聲勢。

果然,聽到了這句話,大蛇丸瞳孔微微伸縮。

“這傢夥知道我身受重傷。”

“不就是一把刀嗎,閣下如果喜歡的話,就當我大蛇丸送給閣下當作禮物,認識一下閣下。”形勢嚴峻,大蛇丸隻能這麼說,對方實力不明,自己不能再戰鬥了。

“不夠,我還要龍地洞的通靈卷軸。”旗木真嗣淡淡的說道,草稚劍隻是一個幌子,他真正想要的是龍地洞的通靈卷軸。

見狀大蛇丸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但是現在動手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旗木真嗣微微抬手,一層砂鐵隨之舞動。

“竟然是茲盾!”大蛇丸驚訝了,要知道他是知道四代風影已經死了的事情。

那麼現在忍界中仍舊能使用出磁遁的人定不是等閒之輩。

因為在葉倉的有意封鎖之下,旗木真嗣的馬甲萬磁王並冇有泄漏出去,所以大蛇丸是不知道的。

“此人至少有精英上忍級彆的實力。”大蛇丸立刻就對旗木真嗣的實力有了初步的判斷。

按在平時的話,他根本不懼一個精英上忍,可是身負重傷的他麵對一個精英上忍就有些勉強了,搞不好,很有可能真的死在他的手裡。

“好,我答應閣下的要求。”大蛇丸點了點頭,接著說:“希望閣下能夠信守承諾。”

“那是自然。”雖然現在能夠殺掉大蛇丸,但是活著的大蛇丸要比他死了更有價值,而且最主要的是大蛇丸真的很難殺。

與其殺了他不如從他的手中換取一些利益,這纔是更好的選擇。

見到旗木真嗣信誓旦旦的樣子,大蛇丸從口中吐出了一把長劍和卷軸。

長劍正是剛剛大蛇丸和自來也戰鬥的草稚劍,而卷軸就是龍地洞的通靈卷軸。

旗木真嗣有些噁心的看著大蛇丸,這傢夥還真的是把什麼都放進肚子裡。

用水遁清洗了附著在長劍和卷軸上的粘液,旗木真嗣端詳著草稚劍,不愧是神器,果真是削鐵如泥。

在此打開卷軸,旗木真嗣看見了通靈卷軸上寫了很多的名字,其中一個正是大蛇丸。

此時大蛇丸還在,他自然不能立刻將其寫上自己的名字。

很顯然,大蛇丸現在是不敢欺騙他的,這些東西都是真的。

“這下我可以離開了吧,萬磁王閣下。”大蛇丸從未感覺如此的憋屈,他大蛇丸身為三忍之一的冷君何時收到過這樣的氣。

隻能說形勢比人強,他大蛇丸認栽。

“當然,我親愛的大蛇丸大人。”得到了東西的旗木真嗣十分高興,畢竟這可是彆人夢寐以求的三大仙地之一的龍地洞的通靈卷軸。

旗木真嗣順手拋給了大蛇丸幾枚綠色藥劑,這是他自己研製的恢複溶劑,算是對大蛇丸的一些補償吧。

“這是我調製的藥劑,可以恢複你的一部分傷勢,那麼就此彆過了!”說罷,旗木真嗣張開了砂鐵化作的羽翼飛向了天空離開了。

“萬磁王嗎……我記住你了!”大蛇丸內心暗暗的想到,早晚有一天,會讓這個該死的趁火打劫的傢夥去死。

飛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旗木真嗣迫不及待的要破了手指頭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了上麵。

從此,他也是龍地洞的契約者了。

他饞的不是龍地洞的通靈獸,而是龍地洞中的仙術。

原著中的,仙人兜使用的龍地洞的仙術無機轉生和白激之術都很強。

至於為什麼不選蛞蝓的通靈卷軸,畢竟旗木真嗣和綱手也不那麼熟悉,能不能從他手中得到濕骨林的通靈術卷軸還兩說呢。

旗木真嗣不想做無用功,所以纔打起了大蛇丸的主意,而事實證明旗木真嗣想法是正確的,正是這次機會,他才能夠輕易的獲得了龍地洞的卷軸。

三大仙地的傳承畢竟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

寫上了名字之後,旗木真嗣便感覺冥冥之中自己好像與什麼有了聯絡。

“通靈之術!”旗木真嗣立馬迫不及待的使用了通靈術。

pong!

煙霧散去,出現的是一條赤紅色的大蛇,有一隻眼睛還失明瞭,這條巨蛇旗木真嗣認得,是與萬蛇不相上下的龍地洞扛把子,辛牙。

原著中辛牙曾經是三代風影的通靈獸,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三代風影背叛了辛牙,趁其不備發起了攻擊,刺瞎了辛牙的一隻眼睛。

從那之後,辛牙就對人類無比的厭惡與防備,曾經的它有多相信人類,現在就有多恨。

在他看來,人類都是自私邪惡的傢夥,不值得它們這些通靈獸為之信服。

“小子,你是什麼人?”透過仙術的感知,辛牙能夠覺察出旗木真嗣體內蘊含著強大的生命力與查克拉。

“我叫旗木真嗣,以後就是你並肩作戰的夥伴了!”旗木真嗣伸出手笑著說。

“哼,藏頭露尾的,打贏我,我就答應成為你的通靈獸,否則你就會成為我的一頓餐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112章 趁火打劫!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