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33fe465b8d05396413e71c0010ad67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旗木真嗣有些唏噓的看著眼前已經死去的羅砂。

“戲演到這裡也足夠了,接下來就是把這小傢夥帶回去了。”旗木真嗣將睡著的我愛羅抱給了葉倉,葉倉看著熟睡的小傢夥有些抱歉,讓他失去了父親。

“不必介懷,羅砂一直將我愛羅當做戰爭兵器培養,你的出現或許會讓他的生活更加好。”旗木真嗣看出了葉倉的心思,對他說道。

葉倉點了點頭,更多的砂隱暗部正在向這裡靠攏,旗木真嗣該離開了。

“那麼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旗木真嗣操控砂鐵飛走了。

葉倉對著他說:“謝謝你了!真嗣。”

可惜高空之上的旗木真嗣是聽不見葉倉的感謝了。

很快砂隱暗部就發現了葉倉一行人,看著旁邊已經死去的風影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得是什麼人能夠將四代風影在沙漠中殺掉。

隨著旗木真嗣的離開,幻牌的作用也被解除了,幾名砂隱暗部悠悠轉醒也發現了自家風影已經死了。

表情複雜的說道:“風影大人戰死了!”

“您是葉倉大人吧,您不是....”

“當初我被霧隱暗算受了重傷,如今養好了傷趕回砂隱,卻發現羅砂正在跟一個麵具男戰鬥著,我便直接參與到了這場戰鬥裡麵,在最後的戰鬥中,羅砂不幸身亡,而我也趁機將麵具男重傷,將這小傢夥救了回來。”

“是的!是葉倉大人救了我們,是我們冇用,竟然被敵人的一個幻術就解決掉了。”身旁的砂隱暗部也附和著葉倉的說法。

葉倉的身份畢竟在那擺著,砂隱村的英雄,當年極度有可能成為風影的人選之一,要不是突然失蹤了,說不定她就是四代風影。

所以她的話,根本就冇有人懷疑。

“好了,我們趕緊趕回砂隱村吧,風影陣亡的事情,我們必須趕緊通知給千代長老他們。”葉倉直接吩咐著幾名砂隱暗部。

“是!”

隨後葉倉抱著我愛羅,暗部收斂好羅砂的屍身便趕回了砂隱村。

進入村子中,得知了羅砂死亡以及葉倉活著的訊息,這位年過半百的初代風影夫人表情十分精彩,但是此時不是想這麼多事情的時候。

據暗部的訊息,襲擊一尾人柱力的麵具男也掌控著曆代風影才能夠掌控的磁遁,而據葉倉所說,她是受了重傷現在養好纔回來的。

可是世上真的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一尾人柱力被擄走,四代風影羅砂死亡,本該死去的葉倉迴歸。

千代的眉頭緊皺,她總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可是,如果葉倉跟那個戴麵具的人是一夥的,如果葉倉知道了他們將她出賣了,她不是應該來複仇嗎...

“千代長老。”葉倉很平靜的喊著愣神的千代,平靜的語氣彷彿不知道千代曾經也出賣過她的事情。

“葉倉,見到你能回來,我真的很高興。”千代也知道現在的砂隱青黃不接,不管葉倉知不知道,現在的砂隱需要立馬有一個五代風影安穩局麵才行。

而這個人選也隻有葉倉比較合適。

“是啊,能夠僥倖活下來,我也真是覺得無比幸運。”葉倉嘴上笑著迴應,可內心卻在暗罵千代這個老狐狸。

“哎,可惜,羅砂如此年紀竟然就死了。”

“以後的砂隱村還需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人支撐才行。”

“葉倉呦!”

“能否答應老身的請求,成為這個村子的第五代風影。”

葉倉並冇有直接接受,但也冇有直接拒絕,而是看向千代的眼睛,認真的問道:“千代長老,覺得我能夠勝任風影的位置嗎?”

千代笑了笑,看著外麵的景色說道:“除了你,冇人能夠擔任風影了。”

或許是對葉倉的事情也有些愧疚,接著千代說道:“老身明日就會向大名提名你成為第五代風影,你放心,砂隱的事情我不會再插手了,一切都由你這個風影決定。”

自從自己的孫子離開了砂隱村後,千代對於權利就再也不感興趣了,她現在對這個村子隻是充滿著無比的熱愛。

“我希望千代大人可以到忍者學院去教導孩子們。”葉倉對千代說道,畢竟千代這種高手讓她一天無所事事的話,那還真是可惜了。

“哦?”千代冇想到葉倉會這麼說,“如果你需要我這個老掉牙的傢夥的話,那我絕對不會私藏的,哈哈哈!”

“那就這麼說定了,千代長老,以後我會好好守護好這個村子的。”葉倉對於千代的恨意已經不是很強烈了,她就是這樣一個人。

“老身相信你!”

這時候,一個跟野原琳長得有七八分想象的女兒直接推門而入了,看見葉倉的女孩頓時怔住了,眼眶中的淚水奔湧而出。

她就是葉倉的弟子,卷。

“老師...”看著葉倉真的就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麵前,她覺得彷彿是一場夢。

“卷!”葉倉笑著喊她的名字,卷知道,這不是夢,她的老師,葉倉真的還活著,她飛奔到了她的懷裡,淚水止不住的流著。

“太好了!太好了!”

“我還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老師了!”

“傻孩子,說什麼呢,老師不就在你的眼前嗎!”葉倉摸著卷的頭髮,溫柔的說道。

卷還是那樣,像一個小孩子一樣。

良久,卷才停止了抽泣,隨後臉紅的離開了葉倉的懷抱。

“好了,老身就不打擾你們師徒二人重逢了。”千代笑了笑,看著二人,她想起了自己的孫子,蠍,眼神中有些寞落。

跟千代長老分彆之後,卷就拉著葉倉講述了這麼多年的事情,葉倉也講述了自己事情給卷說,當然也是改編了一下,她並不想讓卷知道砂隱的黑暗。

她希望卷能夠一直這樣單純的活下去。

將卷送走之後,旗木真嗣悄悄現身了。

“怎麼樣,答應你的事情我提前做到了哦!”旗木真嗣靠著牆,笑著說、

葉倉撫了撫秀髮,看著旗木真嗣,眼中充滿了認真,道:“真嗣,真的很謝謝你!要不是你...”ŴŴŴ.biQuPai.coM

“好啦!停!我們的關係就不要再說這麼多了。”旗木真嗣立馬打斷了葉倉接下來想要說的話,不用想也知道葉倉要說一堆感謝的話。

“哎!?我們的關係?”聽著旗木真嗣的話,葉倉臉色微紅。

夜晚的燈光照在葉倉的臉上,映襯著她微紅的臉色,葉倉緩緩走向旗木真嗣,朱唇輕啟,點在了旗木真嗣的臉上。

“還是要謝謝你,真嗣!”

突然被親的旗木真嗣有些慌張,斷斷續續的說道:“好..好啦!不跟你說了!我得回木葉了!好好當你的風影吧!拜拜!”

旗木真嗣用消牌趁著月色朦朧離開了,剛纔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是什麼啊。

葉倉看著慌張逃竄的旗木真嗣不禁覺得好笑,又看向窗外的月亮,自言自語道:“今晚的月色真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110章 成為風影吧!葉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