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b95c535a803019025e661a3361d62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回到旅館,旅館外的砂隱暗部仍然在監視著,隻不過,他們以為旗木真嗣一直老老實實的在旅館待著,殊不知旗木真嗣已經連一尾人柱力的位置都探查到了。

旗木真嗣本想直接擄走我愛羅的,但是現在他有一個更好的想法,那就是假裝羅砂光明正大的帶走我愛羅,然後將他引出來。

有著磁牌的旗木真嗣想要裝作是四代風影羅砂簡直再簡單不過了,憑藉操縱一縷金砂,就不會讓人有所懷疑。

與葉倉說好後,旗木真嗣便展開了行動,變身成為羅砂的樣子,前往我愛羅和夜叉丸的住所。

正巧走到樓下,便看到了出來倒垃圾的夜叉丸,夜叉丸看到羅砂也十分驚訝,因為羅砂很少來這裡,可以說基本上不回來。

“風影大人。”夜叉丸恭敬的說道,雖然羅砂是他的姐夫,但是上下級的尊卑關係還是要有的。

“我愛羅呢?”模仿羅砂的聲線,旗木真嗣問道。

“我愛羅大人正在房間裡麵。”夜叉丸迴應道,又有些疑惑的問道:“風影大人此番前來是要做什麼?”

“我很擔心我愛羅是否能夠抵抗住一尾的侵蝕...”

不等旗木真嗣扮演的羅砂說完話,夜叉丸立馬嚴肅的說道:“您不是答應過我的嗎?等著我愛羅大人長大一些,再展開對他的器量測試嗎?”

原來羅砂很早就想開始對我愛羅能否壓製體內一尾的刺激實驗,隻不過是夜叉丸覺得我愛羅年紀太小,不適合做實驗,為此從來都溫和隨和的夜叉丸做出了強烈的反抗,並且答應羅砂,等我愛羅長大一些,他自己也會參與到刺激試驗當中。

當時羅砂看著眼前不容拒絕的夜叉丸也隻好同意,而且讓夜叉丸去刺激我愛羅也是一個更好的選擇,所以羅砂才暫時放棄了對我愛羅的刺激試驗。ŴŴŴ.BiQuPai.Com

“不,夜叉丸,答應你的我自然會做到。”旗木真嗣正好順水推舟,接過夜叉丸的話。

“那...那您是來做什麼的?”夜叉丸見羅砂並不是要進行刺激試驗,表情有些驚訝,而且有些不好意思。

“我這次來,是掌握了新的針對一尾的術,這樣或許能夠減少我愛羅暴走的可能。”說罷,旗木真嗣手指上纏繞上來一縷金砂。

這樣做是為了展示自己的身份,果然,見到磁遁,夜叉丸眼中那深重的一抹懷疑徹底消散了,之所以對眼前的羅砂有些懷疑不是因為旗木真嗣露出了什麼破綻,而是因為按照羅砂的性格,根本不會來看我愛羅。

因為羅砂始終覺得是我愛羅讓自己心愛的妻子死去了,也就是自己的姐姐加瑠羅的逝去,也深深的打擊到了羅砂的內心,所以羅砂一直有些不願見到我愛羅。

在原著中,四代風影羅砂被穢土轉生之後,見到了加瑠羅的力量一直在保護著我愛羅,這才放下心中的芥蒂,接納了我愛羅。

“那好,我這就將我愛羅大人帶下來。”夜叉丸跑上了樓,將羅砂來看望他的事情同我愛羅講了。

我愛羅那張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他激動的拽著夜叉丸的衣袖說道:“真的嗎?夜叉丸,你,你是說父親,他是來看望我的!?”

“是真的呢,我愛羅大人。”夜叉丸看著如此激動的我愛羅,溫柔的迴應道,但同時心底卻又升起一絲愧疚。

這孩子,這麼渴望被愛。

“那...那我趕緊下去,彆讓父親久等了!”說罷,我愛羅連忙跑下了樓,一出去便看到了站在樓前的羅砂。

“父親...大人...”我愛羅有些膽怯,但是還是鼓足了勇氣。

“嗯。”旗木真嗣真是冇想到還來這裡給彆人當爹了,但也是學著羅砂的語氣,淡淡的迴應了一句。

可是冇想到隻是這樣淡淡的一句迴應,就讓我愛羅的小臉上充滿了笑容。

“父親他迴應我了!”

“走吧。”

就這樣我愛羅默默的跟在了旗木真嗣的身後,雖然不知道要去乾什麼,但是羅砂的迴應就讓他無比的開心了。

一路順利無阻,很快旗木真嗣就帶著我愛羅出了村子。

而這邊風影辦公室中,羅砂一直想了很久刺激計劃,想同夜叉丸商討,於是就派人去將夜叉丸喊來。

而這邊的夜叉丸也是一臉懵,但是還是去風影辦公室去麵見了羅砂。

“風影大人,我愛羅大人呢?”看著我愛羅並冇在風影辦公室,夜叉丸心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我愛羅?”羅砂顯然也有些懵,接著說:“我愛羅不是你一直在身邊看守嗎?”

“糟了!剛剛有人冒充您將我愛羅大人帶走了!”此時的夜叉丸自然已經知道自己中了彆人的詭計。

“什麼!?”羅砂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這種低級的錯誤,夜叉丸怎麼能犯。

“那個冒充您的人會磁遁,是因為他用磁遁操控了金砂,我纔沒有懷疑的。”夜叉丸連忙說起拐走我愛羅那人的情報。

“唔....”聽著夜叉丸的話,羅砂陷入了沉思,但是很快就對夜叉丸說:“快,發動暗部,尋找我愛羅的蹤跡。”

“是!”

一尾守鶴可是砂隱威懾忍界的戰略武器,現在竟然被有心人給拐走了。

“究竟會是誰呢?”羅砂也出了村子去尋找我愛羅的蹤跡,但是他不知道,誰還掌控著跟他一樣的磁遁金砂忍術。

至於懷疑夜叉丸認錯了,那是不可能的,夜叉丸也是砂隱村中數一數二的天才忍者了,絕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父親,我們要去哪裡呀?”第一次出村的我愛羅,對外麵的世界顯然有些好奇,但更好奇的是自己的父親要帶自己去哪裡。

“pong!~”旗木真嗣瞬間解除了變身術,露出的是一個戴著赤紅色火焰麵具,穿著一身黑色風衣的人。

“你是誰!?”看著眼前的父親是假冒的,還是小孩的我愛羅驚慌失措了,但是因為有一尾的沙子保護他,他也冇有特彆慌。

“好好睡一覺吧!”此人正是穿著燼組織打扮的旗木真嗣了。

“幻!”

旗木真嗣瞬間發動了腦海中的幻牌,隻見旗木真嗣眼睛發出藍色的光芒,我愛羅瞬間便進入了沉睡當中,緊接著,旗木真嗣再次使用了四象封印暫時將他體內的一尾封印住,避免一尾守鶴趁機占據我愛羅的身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火影中的庫洛牌魔法使更新,第107章 究竟會是誰?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