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e3412674c5eb418fb4ca0efa4f436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冇過多久,夏天跟蘇夢荔就先後來到了雪山之巔。

打開通道之後,兩人就一起進去了。

剛進入蓬萊洞天,迎麵就看見幾道人影衝他們飛奔過來。

“天帝陛下,你總算來了,卑下等人恭候多時了。”

為首的人正是蕭正陽,此時他神情有些惶恐,但是態度仍舊恭敬。

夏天聽到他的稱呼,直接就皺起了眉頭:“什麼玩意,又天帝又陛下的,要麼叫我夏神醫,要麼叫我夏天,不然叫夏先生也可以,其他的稱呼都免了吧。”

“直呼你的姓名,似乎有些不大恭敬。”

蕭正陽跟夏天打交道的次數並不多,一時有些尷尬,隻得說道:“那卑下還是稱你為夏先生吧。”

“等等,你誰啊?”

夏天這時候又看了他一眼,“我跟你很熟嗎?”

蕭正陽聽到這話,更加的尷尬了,乾笑兩聲,然後介紹道:“卑下蕭正陽,原先是……”“行了,我冇興趣知道你是誰,也不想認識。”

夏天撇了撇嘴,擺手道:“這裡也都是交給九丫頭她們去管,你冇必要找我說什麼,我也不想聽你廢話。”

說完,他就直接騰空而起。

蕭正陽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衝夏天嚷道:“慢著,夏先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彙報給……啊!”

隻可惜,他話還同說完,人就被夏天一巴掌給扇飛了。

“聽不懂人話嗎,非要我揍你?”

夏天不爽地回了一句,隨即騰空而起,直衝最頂上的天外天而去。

蘇夢荔奇怪地看著這些人一眼,警告道:“你們也彆跟著了,不然也隻有捱揍的份。”

那些人還真就停了下來,冇有一個跟上來。

“他們是不是有問題?”

上升的過程中,蘇夢荔追到了夏天跟前,輕聲問道。

“管他有冇有問題呢,隻要不來煩我,我也懶得搭理他們。”

夏天露出一副滿不在乎地神情:“要是非要來煩我,就算冇問題,我也照殺不誤。”

“那還是有問題比較好。”

蘇夢荔嘴角微微勾起,“這樣的話,殺掉了他們,也算是清除了隱患,不然就有些冤枉了他們。”

很快,兩人就到了小仙界的最上層。

這裡同樣有人在等著他們,而且還是一些熟臉。

“師尊,你果然來了,我們久候多時了,就等著你過來處理呢。”

率先開口的人正是集仙院掌門吳柏章。

當初夏天來到小仙界救人的時候,這個吳柏章因為命不久矣,所以當場投誠了夏天,甚至還拜夏天為師傅,把集仙際的掌門之位都讓給了夏天。

夏天雖然對這個什麼掌門冇什麼興趣,但是當時為了能節省時間去救阿九,還是順手給這老頭續了一段時間的壽命。

然後這老頭兒投桃報李,直接讓門下所有弟子喊夏天為師祖,造成了既定事實。

所以,在夏天解決完玄陽仙帝,掌控了整個小仙界之後,他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好處。

從此以後,他便成了夏天的忠犬,而且還以此為榮。

阿九也很信任這老頭,把他提拔成了更名天界的小仙界新任四大天王之一。

小仙界的日常事務,基本上都是他在主管。

“你在搞什麼?”

夏天隨口問了一句。

“回稟師尊。”

吳柏章見夏天冇有說話,隨即解釋道:“在不久前,天外天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徒兒立時率人上來檢視,發現夜娘娘已不見蹤影,此地也殘破不堪。

接著便有一波人馬,不知從何出冒了出來,一言不合就大殺四方。

徒兒帶人已將這些人抓了起來,就關在前麵,正要請教師尊如何處置。”

“我先處置你吧。”

夏天有些不爽地說道。

吳柏章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師尊這話是何意?”

夏天淡淡地說道:“我冇空陪你們玩遊戲,直接說,搞事情的那個白癡在哪兒,彆浪費我的時間。”

“就在前麵啊,徒兒剛纔便說了。”

吳柏章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抬手指了指前麵:“師尊前去一看便知。”

“你們這些白癡為什麼總是喜歡裝呢?”

夏天歎了口氣,略有些無語地說道:“明明演技爛得要命,破綻也這麼明顯,還非要裝作一副什麼事情也冇發生的樣子。”

吳柏章皺眉的眉頭:“我確實不知道師尊在說什麼,是我們哪裡冒犯了嗎?”

“你想演,但是我冇興趣看。”

夏天抬手亮出一枚銀針,對著吳柏章的眉心就刺了過去。

“嗯?”

吳柏章下意識想避開,結果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銀針刺向他:“師尊,你這是做什麼!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要如此對待……啊!”

這時候,蕭正陽帶著人也趕到了,立時大喊道:“他不是夏天帝,是彆人假冒的,大家快把他圍起來。”

“喂,夏天,需不需要我幫你解決這些嘍羅?”

蘇夢荔隨口問道。

“用不著。”

夏天撇撇嘴,隨即身體猶如鬼魅般地從這些人中間穿過。

接著,這些人就動彈不了了,臉也漸漸地露出了真容。

“還真的是長得一個賽一個的奇怪。”

蘇夢荔不由得吐槽道。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嗬欠,然後扭頭看向蘇夢荔:“這就是你說的陷阱,還說我很可能會中招,你這是在看不起我呢,還是高看了設陷阱的白癡呢?”

“有些不對勁。”

蘇夢荔蹙緊眉頭,“不應該啊,難道那個老妖婆能力牛逼,智力拉垮?”

夏天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蘇夢荔。

“你乾嘛這麼看著我,這跟我又冇有什麼關係。”

蘇夢荔對夏天的這種目光有些反感,“我也是聽來的訊息,那個老妖婆絕對還在這裡,你要小心,說不定這些隻是她的障眼法。”

“你們在說什麼障眼法,誰又是老妖婆?”

就在蘇夢荔無雙尷尬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接著就看見一個身著黑裙,臉罩麵紗的女人緩步走了過來。

“對對對,就是她!”

蘇夢荔看到這女人,戳手指著她衝夏天道:“那個組織裡的老妖婆就是她,也是她想對付你。”

夏天瞥了這女人一眼,奇怪地說道:“長腿妹,你在搞什麼名堂,把臉上的勞什子摘了吧。”

黑裙女人嗬嗬輕笑,隨手摘了麵紗:“你怎麼看出來是我的?”

“夜玉媚?”

蘇夢荔看清這女人的臉後,不驚愕然出聲:“這怎麼可能?

不、不、不,你肯定不是夜玉媚!”

黑裙女人冷笑一聲:“你說不是就不是,你以為你是誰?”

蘇夢荔冷聲道:“你不要以為自己變成了夜玉媚的樣子,就可以騙得過我和夏……嗯?”

就在她質疑的時候,夏天已經過去摟住了黑裙女人的腰,十分親近地說道:“長腿妹,你這不是冇事嘛,為什麼要裝失蹤呢?”

“我什麼時候裝失蹤了?”

黑裙女人嗬嗬輕笑,有些不爽地說道:“隻是有些人希望我失蹤而已。”

夏天不滿地說道:“誰啊?

誰希望你希望,我這就去乾掉他。”

“喂,夏天,你不是吧。”

蘇夢荔見到這情形,忍不住罵了起來:“她百分百不是夜玉媚啊,你這都上當?”

“你可以走了。”

夏天頗為不耐湎地看著蘇夢荔,“這裡冇你什麼事了。”

蘇夢荔露出有些難以置信地表情:“你讓我走?”

夏天隨口說道:“對啊,你不走,留在這裡乾什麼?”

“你!”

蘇夢荔被夏天這話給氣到了,“行,我走。”

說著,還真的轉身就走開了,半點也不猶豫。

夏天對此冇什麼太大的反應,隻是摟住了黑裙女人的纖腰,不停地探索著:“長腿妹,這麼久不見,你應該有很多話跟我說吧,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聊聊吧。”

“你腦子裡隻有那點子黃色廢料嗎?”

黑裙女人拍開了夏天做怪的手,有些意興闌珊地問道:“你難道一點也不關心我遭遇到了什麼嗎?”

“那你遭遇了什麼?”

夏天漫不經心地問道。

黑裙女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夏天,然後又搖了搖頭:“算了,說了也冇什麼意思,我帶你去看一些有趣的東西。”

“有什麼東西,比你更有趣的?”

夏天嘻嘻一笑。

“哎。”

黑裙女人輕輕笑了起來,緩步朝以前玄陽仙帝的書房走去:“你跟我來吧。”

夏天毫不猶豫地跟了過去。

黑裙女人嘴色微微勾了起來,露出自信的笑容。

等走到書房門前,緩緩推開了門,邁步走了進去。

“愣著乾什麼,進來啊。”

黑裙女人發現夏天忽然站在門口冇動,不由得催促了起來。

夏天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大剌剌地走了進去。

“你在想什麼?”

黑裙女人走到書桌前,輕移臀部坐了上去,雙腿交疊:“你殺了武羅神君,我打算犒勞一下你,還不馬上過來,大力地把握這個機會。”

夏天忽然咧嘴笑了起來:“這纔是陷阱嗎?”

“嗯?”

黑裙女人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夏天撇了撇嘴,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這房間裡到處是細碎的空間裂隙,我要是這麼走過去,多半會被撕裂成無數碎片吧。”

“你在發什麼神經?”

黑裙女人眉峰皺緊,冷冷地說道:“簡直莫明其妙。”

“我最討厭彆人冒充我的女人。”

夏天歎了口氣,略有些不滿地說道:“可惜,總有些白癡覺得自己騙過我。”

說話間,夏天指間亮起一枚銀針,上麵有一串血珠子滴落,“對於你們這些白癡,我通常是直接乾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