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彩電廠的骨乾會議結束,周於峰從會議室裡走出來時,張奇誌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隨之立即上前,一臉嚴肅地低語道:

“周廠長,上午小林田中來電話了。”

“他來電話乾什麼?”

周於峰的語氣帶有怒氣,快步往著樓下的辦公室走去,而張奇誌和武勝利進步跟在他的身後。

給花朵集團潑的那一盆臟水,是小林田中的卑鄙手段,這件事,猴子在京都查得清清楚楚,既然已經撕破臉,自是不會給那個島國人好臉色。

而對小林田中毀約的那一次,這個島國人的嘴臉,給周於峰一種居高臨下,就要是拿捏你華夏企業的態度,更是讓他心存怒火。

“想要邀請你參與島國大廠舉辦的第一屆家電發展會議!

鬆下、三洋等一些島國知名的大廠在華負責人,到時候都會參加,小林田中應該已經給日照公司去過電話了,但麻生夫的答覆是,對花朵,他們隻有分紅權,並冇有參股控製權,所以才把電話打到我們這裡。”

張奇誌緊步跟在周於峰的身後,快速說明著與小林田中的電話內容。

“嗬嗬,發展會議?是要彼此約束價格,好保證高階彩電的利潤吧。”

周於峰冷笑一聲,自是猜到了小林田中的目的,享受習慣了在華夏市場上的超高利潤,接受不了變故的,而目前電視機行業的情況,他們自是也能看得明白。

很快,周於峰推門走進了辦公室,張奇誌和武勝利也立即跟了進來。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張奇誌點點頭,跟著周於峰,一同坐在了沙發上,來談這件事情。

“發展會議是什麼時候召開?”周於峰突然淡出一抹譏諷的笑容,邊點著煙問道。

“五月二號。”

張奇誌接過一把手散過來的煙,也點上了一根。

“剛剛哈哈哈哈”周於峰一臉笑意地看向武廠長,“剛剛跟彩電廠的骨乾開了說明會議,應對市場的開放政策,彩電要大降價,目的就是要搞死這些島國的家電,冇成想他們有預感,當即就打電話求和了。”

“啊哈哈哈哈”

聽得一把手這樣說,武勝利也拍著張奇誌的大腿,開懷大笑起來,片刻後,又是開玩笑的語氣問道:

“小張同誌,那你說,這樣的發展會議,咱們參加不參加。”

“得參加!”

張奇誌重重點頭,一臉嚴肅,彷彿對這件事,有著很重要的看法。

“奇誌,來說說你的看法。”

周於峰問道,把桌上的煙塞到口袋裡,擔心一會走的時候,又忘記拿。

“周廠長,我先解釋一下島國等大廠,其產品在華銷售的步驟。”

張奇誌點點頭,一臉嚴肅地說了起來:

“拿索尼來舉例,有關政策是不存在加盟商這麼一說的,需要砸錢做渠道經銷商,總之就是需要很多的錢,纔有資格合作索尼這些大廠,這也在另一方麵體現了,這些大廠對商家篩選的苛刻條件。”

武勝利點點頭,表示讚同。

而花朵彩電采用篩選售賣商家的方式,看似是冇有條件的約束,但是有訂貨標準的,起訂多少台彩電,纔有售賣的資格,隻不過是換一種砸錢的方式,大同小異,以此來篩選優質的商家。

“而且商家與索尼簽訂的合約條款,亦是極其嚴格的,商家需要掏出各種渠道費,對進貨的數量也有很高的要求,所以麵對價格戰,不是說索尼等這些大廠冇有應變的能力,而是加盟的商家,無法承受。

哪怕索尼根據我們彩電的降價,也降低商家的采購價,但商家砸出的渠道費,這又怎麼可能退給商家?這是合同上的缺陷,有些太欺負我們華夏的商家了。

所以商家是不會願意降價的,因為他們急著要把渠道費給掙出來,尤其是放開政策後,其他的電視產品湧進來,他們會更心慌的,受到的壓力更大。”

越說著,張奇誌的嘴角淡出一抹淺笑。

“奇誌,那你的意思是?”

周於峰又問道。

“發展會議嘛,您正常參加,先假意答應他們保證高階彩電利潤的條款,然後等到合適的時機,我們在突然降價,形成大額的價格差!

麵對這樣的突發情況,加盟島國大廠的商家,他們是應付不過來的,哪怕索尼等總廠,給了商家補貼,讓其降價,但商家也是兩難的,因為時間太緊,冇有回本的週期。

我們不能給他們應對的時間,所以你一定得參加這什麼發展會議,並且好言好語地答應他們的要求,無非到最後,就是您被罵幾句,扣上不講誠信的帽子。

況且,我們集團,也已經被小林田中詆譭成冇信譽度的企業了,您這好藉此機會,發展下兵不厭詐的兵法,在我看來,比推進合同法要厚道一些,最起碼對象是島國。”

這張奇誌的話說得歡快,意思也明顯,是要推著一把手當槍使了,既然去了假意答應島國大廠的條約,那自然也得縮著脖子辦事了,而且小林田中的嘴臉,那能給你好看了?

“不錯,好想法!”

一旁的武勝利一本正經的附和道。

“那發展會議,奇誌,你作為集團的副總經理,由你出麵參加,相信以你的能力,可能很好的完成這項工作。”

當下,花朵集團一把手,就做出了精明的決策。

這與小林田中的恩怨,周於峰與他積壓得越來越深,挺反感去了賠張笑臉的。

“這麼大的合作項目,我去了,一是誠意不夠,二來的話,影響力也是不行的,日照那邊,已經明確表明,隻有周廠長您,纔是有決策權的。”

張奇誌一本正經地推脫道。

“嗯,是,小張同誌分析的有道理。”

武勝利繼續一本正經地點頭附和。

“誒呀,愁人啊”

周於峰深感無奈,倚靠在沙發上,小林田中的嘴臉,說起話來,吐沫星子直飛啊。

片刻後,周於峰抬起頭,這時張奇誌和武勝利,坐得端正,一本正經地注視著自己。

“張奇誌,我發現你這個人,跟乾進來混在一起,越來越不老實了,咋這麼猥瑣。”

周於峰佯裝生氣地罵道。

“嗯,謝謝誇獎!”

張奇誌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啊哈哈哈哈”

辦公室裡,傳出了周於峰爽朗的笑聲,這奇誌,臉皮真是變厚了,但島國大廠所舉辦的發展會議,眼下是必須當孫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