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說完這話,這個男人就堅持不住倒了過去,徹底不省人事。

他放在小毛脖子上的手也落了下去,終於能自由呼吸的小毛當即一邊大口大口呼吸,一邊哇哇大哭,“大哥,怎…怎麼辦?我還不想死啊!”

大毛當然也不想讓自己相依為命的弟弟有性命之危,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小毛,又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

這種時候他若是敢動手,不管這男人武功有多強,他都能直接殺了這人。

可是剛剛這人分明給小毛餵了東西,他不確定到底是不是毒藥給

還有這人說的榮華富貴……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這人的穿著,這種料子的衣裳,鎮上的那些公子哥都穿不起,或許…他真的能許他們兄弟倆榮華富貴,讓他們兄弟倆的命運徹底被改變。

再三思慮下,他還是決定將這人帶了回來。

路上也按照他說的,將衣裳給扔了,這樣的衣裳他可不敢留著,生怕會被這人的仇家盯上,到了那時,彆說是解藥和榮華富貴,他和弟弟恐怕活不了幾日。

本以為他們把人帶回來後,他會很快醒過來的,可誰知道這人傷的實在太重,身上的傷口泡了水,他連著發高燒好幾日。

在他和弟弟的折騰下,好不容易熬到他退了燒,可這人呼吸剛便強一點,竟不願意讓他們靠近。

每次他們試圖靠近時,他都會下意識的出手打人,好在他和弟弟命大,冇有被打死。

但這人吃不下東西,傷口還肉眼可見的腐爛,這樣下去根本不行,可他昏迷之前還說了不許讓其他人看見他,就因為這一點,他們也冇有辦法給他找郎中。

這樣下去,他們都能預見著人的結局,必死無疑。

小毛這時提出把這人給扔了,大毛也心動,可…他還是無奈的看著小毛,“我們當然可以不管他,可你體內的毒呢?不解了?”

“!”

小毛哭喪著臉,“那…那怎麼辦?大哥我怕…怕我還冇吃到解藥呢,就被他一掌打死了。”

他們兄弟倆根本冇有懷疑過當時炕上這個男人昏迷之前使用的一招瞞天過海,小毛體內根本就冇有毒。

因為小毛這段時間,確實睡不好,幾乎是整日整夜都冇怎麼閤眼,心裡一直想著身中劇毒,三個月後會爆體而亡的事情。

他倒是想好好的睡覺,一定要證明當時那個男人隻是騙他們的,他給他吃的根本冇有解藥。

可他越是想讓自己入睡,自己就越難以閤眼。

大毛這些日子都不需要問自家弟弟到底有什麼感受,光看著他眼底的烏青他就能看出來他到底睡的好不好。

正因為如此,他更加不能對這個男人不管不顧了,哪怕不是為了他許諾的榮華富貴,也要為了他弟弟的性命。

大毛皺著眉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認命似的去端起桌上的碗,爬上炕,小心翼翼的靠近炕上的男人。

“大哥,要…要不還是我來吧。”小毛也心疼自己的兄長,想到昨日是兄長捱打,他內心開始愧疚,想著還是自己來吧,反正都得捱打,他捱打就捱打吧。

可等他爬上炕,突然就發現這些天一直昏睡的人已經不知何時就睜開了雙眼,這會兒正陰森森的盯著他,嚇得他哇哇大叫起來,“啊啊啊!哥,哥,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