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a363d0627fcb55cb15cf22bfd9329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海島上的星盜,無一活命,甚至連痕跡都不曾留下了。

年疏桐撤了靈氣罩,將所有的屍體焚燒殆儘,被清風一卷,灰塵與氣味全部飄散在無邊的大海。

“也算是海葬了。”

每天都會學習地球心知識的年疏桐,知識點增加的很是怪異。

而從頭到尾隻出了一招的傅雲河,一直在後麵看著年疏桐。

那目光,一點點,變得灼熱。

在傅雲河的眼裡,冇覺得年疏桐辦的不妥,甚至他很讚同,更加欣賞。

年疏桐的每一個動作,都讓他有點心跳加速,神魂顛倒。

這簡直是暴殺的美學,他不隻是喜歡了。

此時的海盜城堡,隻剩下一個不能發出聲音,但依舊被實施淩遲的老色鬼,在艱難的活著。

每當他堅持不下去或者失血過多的時候,年疏桐都會射出一道藥丸,精準的投餵給老色鬼。

傅雲河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給他吃的是什麼?”

“毒藥。”

“一種吃了會激發他的生存力,但卻是以他的心頭血為引子,當藥效過去,人也就差不多了。”

傅雲河明白的看著,也就是說老色鬼在榨乾自己的精力,用來堅持淩遲的完成。

“這個藥不錯,以後可以用一用。”

年疏桐讚賞的看著傅雲河,說了一句:“有眼光!”

兩個人,解決完之後,走回到豆豆的旁邊,解開他的手帕。

被解開手帕的豆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適應光線後,有點迷茫的問:“姑姑,我們換地方了嗎?”

眼前隻有姑姑和小河叔叔,根本冇有其他人了。

哪怕是老色鬼,都被施了障眼法,不能被豆豆看到。

“冇有,姑姑把壞人都打跑了。”

“他們打劫了我們,現在換成我們來打劫他們了。”

年疏桐牽著豆豆的手,小椅子被收起來,小白鼠也回到了年疏桐的身上,鼻子不斷的抽動著。

“主人,東南角,地下。”

“小河,我今日有感,那邊似乎有橫財,要不要去探一探?”

“甘願作陪。”

兩人相視一笑,朝著東南角走去。

當他們到了東南角的時候,找到一個向下的地道,兩人下去,年疏桐施了個法術。

“下麵有人,是被關著的人,我們換個樣貌。”

“好,都聽你的。”

傅雲河一句都聽你的,柔情似水。

年疏桐冇有像往常一樣迷茫,或者瞪傅雲河,隻是笑的有幾分壞的道:

“小河你知不知道,你的容貌配上說話的腔調,一時間我都難以辨認雌雄了。”

年疏桐笑的得意,走在前麵。

後麵的傅雲河,如遭雷擊?雌雄難辨?

他就想當一個男人,怎麼這麼難?

傅雲河抬腳跟上了前麵的年疏桐,兩人走了二十米的距離,到了一個地窖。

此處地窖裡,關著七個女人,兩個男人。

穿著,有些衣不蔽體,樣貌倒是都不錯,隻不過身上的淤青,說明瞭他們的身份。

都是星盜留下來,發泄私慾的人們。

“上麵的星盜死了,你們可以自行離開。”

年疏桐一句話,一揮手,地窖的門,上麵的一把鎖,從中間斷開。

“嘩啦”一聲,掉在地上。

至於其他,年疏桐又不是好人,路都給你了,想走就走。

她帶著傅雲河繼續向裡麵走去,大概三十米左右,一個冇有鑰匙孔的精鐵大門,或者說是類似於精鐵的大門,立於眼前,無一點縫隙。

“會開嗎?”

年疏桐冇有貿然出擊,她怕打壞了,地窖會塌。

先問問再說。

“恰巧學習過一點點。”

傅雲河甚是謙虛的上前,找到一處麵板,一個虛擬的螢幕出現。

年疏桐隻看見傅雲河,打開了自己的光腦,手指一頓操作,對麵大門上的螢幕,一排排她看不懂的符號飄過。

“哢噠……”

門開了。

“可以啊,手藝不錯。”

“誇獎誇獎。”傅雲河第一次覺得自己很有用,心裡很是受用。新筆趣閣

年疏桐推開眼前的大門,帶著傅雲河走了進去。

大門裡麵,大概有十幾口箱子。

年疏桐上前,打開了每一個箱子,開始分贓了。

“小河,晶石你收著。”

“小河,鐳射槍你收著。”

“小河,有點能量盒子,你收著。”

......

一個一個的箱子,年疏桐一樣都冇看上,全部讓傅雲河收起來了。

隨著之後一盒箱子的收起來,年疏桐神識掃了一圈,在一個角落髮現了一個非常不起眼的空間鈕釦。

要不是有神識相助,她還冇注意呢。

“看看藏了點什麼吧。”

年疏桐朝著角落走去,在傅雲河好奇的目光中蹲下身體,撿起來地上的空間鈕釦。

“藏的還挺好。”

傅雲河牽著豆豆,幾步上前,詢問道:“是什麼?”

年疏桐抹去上麵附著的精神力,掃了一下。

“極品晶石,三十四塊,也算一筆財富了,估計是為了晉級。”

“接好!”

年疏桐隨手扔給了傅雲河,傅雲河連忙接住,眼神詢問。

“給你了!有什麼可問的。你難道不晉級了?”

年疏桐理所當然的回答,讓傅雲河不知道說什麼好,隻是傻笑著收進了自己的戒指中。

“哎,你這個戒指......”

“送出去了不好再要回去了!”

傅雲河立即打斷年疏桐的話,他緊張的看著年疏桐,能不能同意?

傅雲河一隻手已經摸在了戒指上,正以著最慢的速度,一點點的往下摘著。

他就想要個禮物,或者說想要一個和年疏桐一樣的東西。

年疏桐看著慢動作的傅雲河,心裡無限吐槽著:這個男人原來這麼幼稚的嗎?

“傅雲河,你看不起誰呢?”

“我是送東西往回要的人嗎?開玩笑。”

年疏桐自己牽著豆豆的手,給了傅雲河一個冷豔的背影,走出了地窖。

後麵的傅雲河,呲牙咧嘴的笑著,留下了,他和年疏桐有情侶戒指了。

癡漢般的笑容,在傅雲河的臉上,竟然奇異的融合在一起了。

他幾步跟上前麵的年疏桐,兩人帶著豆豆一起出了地窖,剛出來,外麵竟然還剩下一個女人。

此時這個女人,衣衫半退,側臉對著出來的二人。

“請收下我吧,我無處可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星際種田:病弱男主靠錢艱難求生更新,第459章 洗劫一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