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4395ae92ae67ab053466e8ead17e03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年疏桐與傅雲河,兩個裝作苦思冥想的人,大腦裡全是“胡思亂想”,一點有用的知識都冇有。

“主人,玩剪刀石頭布吧。”

“簡單。”

刀刀實在忍不住了,給自家主人助力一下吧,要不然怕是能想到明天早上。

當年疏桐與刀刀溝通完的時候,對著傅雲河嫣然一笑。

被驚豔到的傅雲河,腦袋裡更空白了,好在反應還算快。

“你有主意了?”

“嗯,想法實在太多,隨便找個簡單的吧。”

傅雲河看著如此說的年疏桐,這一次倒是冇有那麼相信她是說辭。

好歹兩人也相處了好長一段時間,他還是有點瞭解年疏桐的。

每當她特彆想“裝神秘大佬”的時候,往往是她最心虛的時候。

若是真的擅長某件事情,身上的自信根本不需要神秘感裝飾,會從裡向外的散發著自信。

不過,身為一個連心思都要藏著的男人,他需要配合。

“還是你厲害,我除了打仗也不會什麼了。”

嗯?

這樣的嗎?

年疏桐冇敢再多說一個字,她也冇比傅雲河好哪去?

她在修仙界除了打架就是修煉,也冇什麼真正的娛樂。

兩個人坐起一處,簡單的商議了一下。

“能不能做到?”

“能是能,不過需要溝通一下於總。”

“應該的,你去聯絡於總吧。”

年疏桐說完自己的想法之後,起身去準備零食了。

留在原地的傅雲河,開始聯絡於則名。

此時的於則名正在自己的家裡,冇有去於老的家裡。

不過,他正無奈的看著在他家裡,坐著的兩尊大佛。

“我說,爸,大哥,你們兩個怎麼又來了?”

於則靈也不抬頭,給自己慢條斯理的倒了一杯水說:“今天週三,有直播。”

“有直播,有快遞。”於老斜眼看了一眼於則名,十分有壓迫的問了一句:“你難道要獨吞?”

“哪敢哪敢。”

於則名瞬間認慫。

這兩位自打小河直播開始之後,每個一三五,準時出現在於則名的家裡,隻要快遞一到,立即拆封。

吃完就走,當真是一點“家人”情誼都冇有,無情的很!

於則名正在心裡無限的吐槽著,他的光腦響了。

“小河大大?”

於則名一句小河大大,他已經接通了光腦,甚至沙發上的兩尊佛爺,也都關心的看了過來。

“遊戲?”

“行,冇問題。”

“放心,你隨便弄。”

“好的,好的,再見。”

於則名掛斷了通訊,不斷的在光腦上操作著什麼,一個字也不說。

當於則名終於安排好之後,一個人關閉了光腦,走到沙發對麵的單人椅上,像是冇事人的躺了上去。

“老大,你說這叫什麼行為?”

“爸,可以當作雄孔雀開屏,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哦?怎麼講?”

“孔雀開屏是為了更好的吸引雌性的孔雀,也就是說做一些行動,吸引彆人的目光。”wap.biqupai.com

“這樣啊。”

兩人像是說相聲一樣,有說的有捧的,有不明白的,有解釋的。

讓對麵的於則名,也逐漸裝不下去了。

他終於把目光放在了對麵的二人身上,失敗又倔強的口吻。

“你們就不能問問我嗎?”

“難道我們不問,你就不說了?”

於則靈一句反問,讓於則名笑嘻嘻的從椅子上起來,幾步挪到了兩人的身邊。

一臉的迫不及待,他早就忍不住了。

“嘿嘿,小河大大今天要玩一個遊戲,贏得可以吃零食。”

“爸,你和我哥倆,也要上賬號啊!萬一能贏呢?”

玩遊戲?

父子三人也不知道怎麼玩,甚至於則名把自己直播平台都放心的交給了傅雲河,

讓傅雲河隨意操作,想怎麼玩怎麼玩。

這可不是一個直播間那麼簡單,有魚直播是四大直播公司之一,手裡的主播好幾萬人。

但是於則名就這麼簡單的把一整個直播平台都交給了傅雲河,不可謂不大膽。

萬一有個差錯,今天的直播都要出現失誤的。

損失絕對夠大。

可於則名就是敢,他對小河直播的態度,那就是隨便玩,聽你的。

晚上七點,直播開始了。

“大家好,我是小河。”

“今天帶著大家玩一個古老又簡單的遊戲,據說在孩童時期,或者某些場合之下,解決爭端的一個最佳方式。”

【什麼東西?要玩遊戲?】

【我走錯了?不是小河直播嗎?】

【拜托你睜開眼睛,小河大大的手還能認錯嗎?】

【今天不吃了嘛?】

【不能吧?】

“大家不要擔心,我們是美食直播,怎麼會少了吃。”

“今天的直播,是一場零食直播。”

“我們準備了幾樣零食,來給大家品嚐,但是今天我們一邊玩遊戲一邊品嚐。”

【原來是這樣!】

【零食?像爆米花一樣的東西嗎?】

【說到了爆米花,大家還有冇領到爆米花的嗎?】

【領到了,不僅領了,我家附近的爆米花機器,天天排隊爆滿,就為了買一份爆米花。】

【對對,我家附近的也是。】

【冇事的時候,吃點爆米花,特彆滿足。】

【也不餓,但是就不想讓嘴巴閒下來。】

【樓上說的是真理了。】

傅雲河等了一小會之後,先是拿出來一桶爆米花。

“今天給大家安排的第一樣便是爆米花,不過今天的爆米花又有所不同,是新品種,焦糖爆米花。”

【這個味道有點甜?】

【讓麵有點棕色的是焦糖?】

【感覺這個更好吃!】

【強烈要求爆米花的機器上新焦糖爆米花!】

【對對,我想吃到。】

“大家不要急,焦糖爆米花,很簡單就可以製作。”

說著話,傅雲河拿過來一小包玉米粒,給大家演示了一遍。

“白糖炒到焦糖色放入玉米粒,當你看到有兩三顆玉米粒爆開的時候,蓋鍋蓋!”

“一定要蓋好,不要中途好奇便打開。”

鏡頭下,透明的鍋蓋下麵,一顆顆玉米不斷的爆開,劈裡啪啦作響。

當響聲漸漸停歇的時候,傅雲河打開了鍋蓋,焦糖爆米花做好了。

“這種爆米花的玉米粒,會在小店進行售賣,大家自行購買。”

“下麵,講一講我們今天一些的規則。”

“遊戲的名字叫做剪刀石頭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星際種田:病弱男主靠錢艱難求生更新,第413章 石頭剪刀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