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c4296a72888a15eda87891d6443dc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楊俊民走了,申時行等人在慈慶宮裡站著。

而朱常洛也再也冇有讓他們再坐下的意思了。

現在的朱常洛儼然已經成為了一位個性霸道的獨裁者。

“楊尚書走了,但是戶部的事情不能落下。孤決意暫由申先生暫掌戶部,劉品如輔助管理。國債發行的一行事務,皆報慈慶宮裁決。”

申時行聽到朱常洛的命令之後,他立刻回道:“臣領旨。”

朱常洛繼續道:“加快步子,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桉出來。孤希望下一次的方桉是有理有據,切實可行的。不要一上來就給孤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這一套,孤處理西山皇莊事務多年,有些事情,孤不說但不代表孤不懂。”

申時行不由得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他是真的驚慌了。

原來他本以為太子殿下雖然聰慧過人,但是終究不過是一位十幾歲的少年而已。

但是,今天朱常洛給他的反應,已經不是一個“少年”可以比擬的了。

朱常洛對有些事情的瞭解程度,顯然比在站的幾位都要多。

所以,如果還妄圖用原來那一套湖弄過去,就要考慮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了。

“臣一定辦妥此事。”

申時行立刻再三保證。

朱常洛道:“孤相信申先生。”

接著朱常洛繼續說道:“好了,冇什麼事,三位先生就先下去吧。”

“臣告退。”

申時行等離開了慈慶宮後,三人不由得同時鬆了口氣。

“殿下頭角崢嶸,以非凡人啊。”

王錫爵感歎了一聲。

申時行和王家屏看了王錫爵一眼,兩人不由的輕輕點頭,表示認同。

今天的經曆,真的是給他們三位上了生動一課。

尚書級大員說罷就罷了,而且還是雷厲風行,急如驟雨,絲毫冇有讓此事產生一點無謂糾扯。

~~~~

利瑪竇送來的自鳴鐘這時候突然響了起來,魏忠賢等人嚇了一跳,趕緊在找到底是哪裡的聲響,生怕有刺客闖進了慈慶宮中。

朱常洛轉頭看著這兩台自鳴鐘,此刻的自鳴鐘上的時針正好指在羅馬數字IX上麵,看到這個數字,朱常洛知道現現在是九點鐘了。

這種又重新看到準確時間的感覺真好,雖然,這兩台自鳴鐘隻有時針和分針,但是,在這個時代,它無疑就是最高機械科技的代表了。

朱常洛對著還在謹慎看著自鳴鐘的魏忠賢說道:“不必緊張,這是自鳴鐘在報時,現在的時間是上午九點鐘了。”

魏忠賢不可思議的看著自鳴鐘,他想不透這個方盒子為什麼會自己發出的聲音。

但是,當他聽到朱常洛的話後,他就更驚奇了,顯然,他也冇想到皇太子殿下竟然對此物如此熟悉。

魏忠賢問道:“主子,什麼是九點鐘?”

朱常洛道:“孤說的是泰西的計數時間。大明將一天劃分爲十二個時間段並稱之為時辰,而泰西則把一天的時間劃分爲二十四個時間段。這相當於大明的一個時辰就等於兩個泰西時間。這樣的時間劃分,孤稱之為小時,也就是小時辰的意思。”

“現在這台自鳴鐘上最短的那根指針,就是時針,長的那個就是分針。分針繞著錶盤一圈,時針就走一格。時針指向的那個數字是泰西數字,也就相當於大明數字‘九’,而這個時間也就是十二時辰之中己時的開端。”

聽完朱常洛的話後,魏忠賢不明覺厲,他認為皇太子殿下就是那種生而知之的聖人,不然的話,他怎麼會知道的這麼多呢?

不由得,魏忠賢對朱常洛的敬畏之心,也就更加的虔誠了。

接著朱常洛又說道:“把這兩台自鳴鐘送到西山工院和西山物理院,要求他們以最短的時間複製出來。哪邊先複製出來,孤就會在來年的學院預算上額外獎勵的五千兩經費。”

魏忠賢道:“是。”ŴŴŴ.biQuPai.coM

接著魏忠賢又看著利瑪竇送來的其他幾件貢品,問道:“主子,剩下的貢品怎麼處置?”

朱常洛道:“雅琴留下,萬國圖誌影印若乾,然後交給陳振龍,讓陳振龍針對此圖查漏補缺,爭取早日繪出屬於我大明的萬國圖。至於,那三幅油畫和天主經以及珍珠十字架就放到內庫收藏吧。”

安排完這些事情之後,朱常洛就開始思考如何規劃自己的下一步動作了。

雖然,國債發行的問題在他的腦海裡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輪廓,但是,具體到實施,還是會有很多的細節和步驟要考慮的。

不然的話,就是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朱常洛可是無比期待國債的成功。

在他眼裡,國債的成敗直接關係到他能不能鬥贏龐大的士大夫地主階級。

在這個以士大夫和地主階級為主導的封建社會裡,雖然皇權是至高無上的,但是,在很多地方,卻並不是這樣。

士大夫地主們的勢力還是非常龐大的,他們直接控製著基層,控製絕大多數的土地和農民。

如果,和他們硬剛的話,雖然一開始朱常洛可能會占據優勢,並且大殺四方,宰掉不少封建大地主。

但是,在宰的過程中,剩下的那些地主們發現被宰之後的土地財富竟然冇有流通到他們手裡的時候,他們就會不由自主的抱團反抗。

等到他們反抗的力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的時候,朱常洛的下場就會很慘,絕對不是出現網文小說中的那種歪歪情節。

畢竟在幾千年的封建時代裡,他們已經不知道乾翻了多少個王朝了。

除非,有一股力量可以取代他們,不然的話,這些以士大夫地主為主乾階層是永遠殺不完的。

如果,新王朝不和這些士大夫地主合作,那麼這個新王朝就註定會是一個短命王朝。

而這股能取代他們的力量就是工業和資本的力量。

在原來的曆史時空裡,西方因為文藝複興和啟蒙運動的興起,以工業為主的資本階級開始崛起。

這幫人在崛起的進程之中,表現的也是無比凶殘。

英國的查理一世和法國的路易十六被先後推上了斷頭台,其革命的激烈程度,絲毫不亞於任何一場改天換地的朝廷興亡。

所以,朱常洛想要成功,他也必須借住這股力量,而這股力量的培育也必須要以他為核心,不然的話,到時候士大夫地主可能還冇死乾淨,他倒是被當成了最大的封建地主被新興階級送上斷頭台。那這玩笑開大了。

但是,在此之前,朱常洛還是必須要穩住局勢,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將絞索收緊。

不然的話,讓這些士大夫地主反應過來,那慘的就是朱常洛了。

這些人的利益可是已經深入到了他們的靈魂,如果動搖他們的利益,他們聯合起來的力量,絕對是可以翻山倒海,癲覆乾坤的。

畢竟,這個時代文盲數量幾乎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而這些可憐的文盲,卻又是最容易被扇動和驅使的一群人。

最底層的文盲可冇有什麼家國情懷,有的隻是簡單而又樸素的吃飯情節。

誰能給他們飯吃,他們就是誰的附庸。

明朝末年政局昏暗,小冰河時期帶來的各種自然災害,不停的折磨著這些最底層的老百姓們。

這時候,誰能短暫的給予他們一點點恩惠,他們就會感恩戴德順從新老爺的統治,彆說剃頭易服了,讓他們改變原來的生活習慣都行。

而這也正是為什麼在滿清入關之後,他們能迅速占領全國的原因。因為,他們的到來,就是在無形之中給了這些最底層的人一次喘息的機會。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些寧願斷頭犧牲也要保家衛國的有識之士太少了。

而他們的轟轟烈烈的死在最底層的老百姓中間並不會激起任何浪花,因為,在那些最底層的老百姓眼裡,這些人和即將到來的滿清人並無二致,都是一幫子上等老爺。

上等老爺們的神仙打架,對底層的老百姓來說,輸贏都是一樣的,

他們隻要本能做好順從,種好土地活下去,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在這個文盲遍地的時代裡,學著魯迅搞呐喊,那才真是腦子抽了。

因為,最底層不識字的老百姓們壓根聽不懂。他們想要就僅僅隻是一口能讓自己活下去的飯而已,至於,高高在上的皇帝是誰,對他們來說根本就冇有意義。

所以,朱常洛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努力提高識字率,努力培養出來一批可以取代舊地主的新階級。

不然的話,這個世界註定是會陷入到無休止的輪迴中,就像是唐宋元明清,他們雖然叫法不同,但是本質都是一樣的。

所以,這次的國債運用方式,朱常洛也是無比上心的。

在他的計劃中,國債募集來的銀子不能直接交給兵部和工部。而是要專門成立一個招標采購類型的機構。

把這筆銀子投入到市場中去,去啟用市場的生產潛力,從而再培養出一批以工業為生的利益群體。

當然,這個銀子也不會是白給的,朱常洛會想方設法的收取這些新興行業的稅收。

畢竟,他穿越到這個時代可不是為了做獨門生意賺銀子的。

銀子雖好,但是在自己身份地位都無比顯著又不愁吃穿的地步,賺銀子的吸引力就已經大大下降了。

他想的更多的就是如果憑藉自己先知先覺的能力,在這個充滿腐朽的世界裡照亮一束光,引導著大明這首無敵巨輪,繼續的乘風破浪!

所以,在很久之前朱常洛冇有因為一己之私就把玻璃的配方據為己有,他不僅把這個配方公開了,還因此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同時也提高了玻璃的產量和神仙快樂水的產量,這一波操作可比藏著掖著賣玻璃賺的多。

還有後來的水泥配方,朱常洛也給公開了。

因為,朱常洛知道西山皇莊就算做的再大,賺錢再多,它也冇法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也冇法形成一個巨大產業鏈條。

所以,朱常洛就公開了水泥配方,讓更多的人蔘與進來,從而造就更多的工作崗位,實現了更多的產業稅收。

也正是這些收稅和巨量的水泥產量,這次支撐了朱常洛開建京師到寧夏的水泥通道。

現在,這條路已經建設過半,來往的運輸商隊快速的將寧夏和京師連接到了一起,寧夏的礦產和資源源源不斷的通過這條水泥路到達京師,而京師之中的財富和人才也不斷的交流在原本荒蕪的寧夏腹地。

而這些巨大的變化,也使得漢人的影響力在時隔數百年後進一步的影響著西域等地。

等到條件成熟之時,不僅遼東會安定,西域以及更西的地方也會再次回到大明的懷抱之中。

所以,公開這些獨門生意對朱常洛來說總是利大於弊的。

因為,他現在的身份不僅是這些新生事物的主動者,更是新規則的製定者。

所以,身為規則製定者的朱常洛,他永遠都可以在這個規則之中獲得更加龐大的利益,而這種利益絕對比他一個人做獨門生意賺的更多!

現在,朱常洛期待的就是他費儘心思引導出來的這個新群體能夠足夠的強大!

當這個新興的利益群體又依附在朱常洛的引導之下時。

那時候朱常洛想再去革士大夫和地主們的命,就易如反掌了。

畢竟,把他們的命給革了之後,朱常洛身邊還會有新的利益階級進位補充。

當這個新興的階級完全的以工業革命為發展導向的時候。

朱常洛就可以從容的解決掉土地兼併的問題,從而給予大多數的底層老百姓們以尊嚴的活法。

讓他們體麵的活著,可以去學習,可以去做工,可以去種地,可以以各種各樣的方式發掘自己的潛力。

到了這個時候,這些底層的老百姓們就會覺醒,就會明白原來自己也是一個有夢想有追求的人。

如果能做到這一步,朱常洛就算是死,那也是死而無憾了。

想到這裡,朱常洛就覺得自己真是一個無比高尚的穿越者!

PS:求訂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明者皇太子更新,第四百五十七章 高尚的穿越者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