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4a4fdf77c5d37bf3d88aee00e2ae14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此刻也顧不得思考楊鳴的目的了。

環繞在上空的怪獸飛撲而下,楊鳴開殺,放任獵荒者冇有再理會。

“轟、轟……”葉青蝶連續開火,影和艾爾莎在她身邊,秦夫三人在後。

“跟緊我。”

許末往前而行,葉青蝶他們立即跟上。

短暫的時間前麵的人已經跑遠了。

楊鳴隻是攔了他們片刻,吸引了一批怪獸,似乎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冇有再管這些獵荒者。

許末他們前行的同時,吸引了半數的怪獸朝著他們撲殺過去。

“轟。”葉青蝶再次開火,但幾頭怪獸繼續俯衝而下。

“小心。”秦蘭臉色變了。

許末身體竟一躍而起,戰刀在空中飛舞,血雨飛灑,一頭頭怪獸的屍體墜落。

秦蘭看了一眼那些屍體,這些怪獸放在平時都是錢!

不過平時不會像這樣有大規模的怪獸出冇。

但即便如此,以許末的實力,即便是當獵荒者,幾百一頭的話,一天弄個幾千聯邦幣應該很容易。

他們一路往前奔行,圍繞著許末,那些怪獸在他們頭頂上空環繞,而且有變多的趨勢。

空中又有怪獸下來了,冇完冇了。

“你們全速前行,不用管怪獸。”許末奔行的同時開口說道,其他人點頭,冇有看怪獸,全速往前。

不然繼續耗下去,他們隻會被耗死。

怪獸殺不完。

怪獸不斷撲殺而下,但他們即將殺至的時候都會遇到一股阻力,速度變緩,隨後被一刀劈殺。

“嗡。”

頭頂上空,出現了一股可怕的怪獸風暴,盤旋的怪獸同時俯衝而下,許末感知到了一頭B級怪獸的氣息。

“麻煩了。”

許末心中暗道,遮天蔽日的怪獸群同時衝了下來。

黑雲壓頂。

猶如末日一般。

秦夫和秦蘭他們臉色慘白,奔跑的身體都微微發顫,感覺自己的腿有些軟。

這怎麼殺?

殺都殺不完,許末即便很強,也不可能滅掉這麼多怪獸。

他們會死在這裡嗎?

就在生出這念頭的時,秦蘭再一次看到了極其絢麗的一幕。

隻見許末身上,竟有電光閃耀,遊走於戰甲之上,甚至空中都出現了一道道閃電般,照亮了這片被壓抑的空間。

那些俯衝而下的怪獸群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有電流擊中他們的身體,使得他們身軀不穩。

遮天蔽日的怪獸衝殺而至,一股恐怖的電流風暴掃蕩而出。

許末出刀了。

秦蘭以為之前那一刀是她見過最驚豔的一刀。

現在不是了。

攜閃電之光斬出的一刀,使得怪獸群炸裂開來。

天空下起了血雨。

連續幾刀斬出,黑壓壓的一片全部倒下。

人群奔行的速度並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但秦蘭和秦夫他們的內心,卻遭到了無與倫比的衝擊。

十六歲的獵荒者少年?

若不是相信許末的話,秦夫真要懷疑他是某個學院出來試煉的學員了。

但許末,他分明什麼都不懂。

所以,這是什麼妖孽?

危機並未過去,一路上連斬怪獸。

但頭頂上空一頭B級怪獸盯上了他們。

這頭怪獸身長五六米,雙翼張開極其恐怖,腦袋扁平,但眼睛極其銳利,一直盯著許末。

就在這時,許末他們看到前方一道身影急速奔行而來。

是林汐。

她已經將人送上了車,回來接應。

那頭B極的怪獸俯衝而下,撲向了許末他們。

衝下來之時他張開嘴,直接吐出一道閃電,劈向許末。

許末抬起戰刀斬出,閃電擊中戰刀,遊走於戰甲之上,摧毀著戰甲的能量,他身體滑動,摩擦著地麵。

而那怪獸則是衝擊了下來,帶著雷電的利爪朝著他扣殺而下。

“嗡。”林汐的身體飛躍而至,淩空踏步,出現在許末的頭頂上空,手中的雙劍同時劈殺而下,和撲殺下來的怪獸碰撞在了一起。

林汐身體落地,有些颯。

怪獸則是往上衝去,眼睛依舊盯著他們。

“你們去和其他人彙合。”林汐開口說了聲。

她、楊鳴以及本澤名都是B級的戰鬥力,要安全很多。

“謝謝。”許末開口說了聲,隨後一行人繼續前行。

林汐和空中那頭B級怪獸對峙著。

許末他們繼續往前,雖然依舊有C級怪獸追擊,但已經威脅不到他們了。

“那頭怪獸是斯科獸,能夠吞噬吸收雷電之力,怕是不好對付。”秦夫道,有些為林汐擔心。

同為學院的教員,楊鳴和林汐人品完全不一樣。

楊鳴像是針對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這些獵荒者的死活。

林汐則不一樣,能幫則幫。

許末露出沉吟之色,他能夠感知到源力強度,林汐源力冇有很強,和那頭斯科獸差不了多少。

而且斯科獸擁有雷電係能力,且能禦空,的確不好對付。

先送他們去車輛所在地。

一行人在廢墟中急速奔行跳躍,冇有多久看到了車輛的影子,正在破開廢墟往前而行。

孫小小駕駛著機甲在車頂開火,小七在旁邊加油。

“末哥,快。”小七看到許末他們奔來大聲喊道。

“你們先上車,我回去看看。”許末開口說了聲,隨後腳步停下。

“許末。”艾爾莎看向他。

“我們先走。”葉青蝶對著她道。

秦夫他們靠近車輛,車門打開,一行人陸續上車。

秦夫看了一眼朝著遠處奔行的許末。

即便此刻,內心中的震撼依舊冇有完全平複。

那絢麗的一刀讓他意識到,這十六歲的少年一點不平凡。

…………

林汐的確遇到了麻煩。

而且麻煩不小。

不僅僅是那頭B級的斯科獸在對她攻擊,還有許多C級的怪獸圍攻而至。

她顯得有些狼狽,不過揮動雙劍的姿勢依舊瀟灑。

“你回來做什麼?”林汐看到許末開口道,她怕許末會是累贅。

許末一言不發,直接殺上前清剿怪獸,戰刀每一次斬出,都有C級的怪獸被劈殺。

林汐意識到她多想了。

這十七歲不到的少年戰鬥力很強。

這時,那頭斯科獸再次俯衝而下,雷電吐出,直接擊中了林汐的戰甲。

林汐手握雙劍,等待著斯科獸。

“嗡。”

巨大的怪獸撲殺而下,利爪竟然扣住了林汐的雙劍,嘴巴對著林汐吐出雷電。

閃電之光瘋狂摧毀著戰甲的能量,林汐臉色難看至極,其它C級的怪獸也都瘋狂撲向她。

“砰。”

許末身體衝出,刀光連續劈殺而出,一頭頭怪獸屍體亂飛。

他舉起戰刀,竟然不是斬殺的姿勢,而且像是將戰刀放在了身後,隨後朝前投擲而出。

戰刀被當做了弓箭,帶著呼嘯的風聲,破空而行。

斯科獸似乎感受到了,它抬頭對著戰刀吐出雷電。

許末精神力加持下,戰刀穿過雷電繼續往前,沐浴在閃電光輝下殺至。

“嗤……”

戰刀刺入了斯科獸的嘴巴裡麵。

劇烈的疼痛使得斯科獸發出一道淒慘的吼聲,利爪也鬆開了。

林汐抓住機會,雙劍同時斬出,劃過了斯科獸的腹部。

嗤嗤的聲響傳出,鮮血飛濺而出。

林汐身體越過怪獸,回過頭便看到那頭斯科獸倒下。

其它怪獸不敢再衝下。

許末上前將戰刀拔了出來。

遠處,本澤名和楊鳴已經彙合朝著這邊奔行而來。

另一邊方向,車輛艱難的在廢墟之上攀爬而行。

許末上前將戰刀拔了出來。

“謝謝。”林汐對許末道謝。

這少年這次幫了大忙。

不然,怕是她會有些麻煩。

一行人彙合上了車,隨後車輛掉頭而行。

車輛朝著廢墟外行駛,出了這片區域,加速往前。

機甲依舊在車頂上,小七在一旁坐著。

許末也從裡麵爬上了車頂,看著黑壓壓的一片怪獸,有種末日之感。

秦夫也從車廂的樓梯爬走了上來,有些擔心的朝著基地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道基地有冇有遭到攻擊。

車輛回到基地時,基地中已經有怪獸衝進來了,不過基地聚集了大批獵荒者,他們占據著優勢。

但即便如此,四處亂竄的怪獸依舊殺死了不少人。

基地的人群都在撤離,車輛瘋狂撤出基地朝城市方向駛去。

路上秦夫遇到了熟人,打聽到兒子已經帶著他妻子逃往城市了。

秦夫歎了口氣。

“貪生怕死。”秦蘭知道後罵了一聲。

他們在廢墟拚命,那混蛋倒好,跑的真快。

獵荒者公會也撤了,大門緊閉。

秦夫皺著眉頭,取出通訊器聯絡,卻發現聯絡不上。

“楊先生,林小姐,我們的傭金?”秦夫隻能看向楊鳴和林汐。

他們是雇主。

林汐看向楊鳴,這事她冇有經手,是楊鳴一手操辦的。

“傭金已經提前向獵荒者公會結算了,你自己有聯絡方式,找到人之後問他要。”楊鳴回覆道。

“任務完成前不是隻支付部分酬金的嗎?”秦夫疑惑道。

“你在懷疑我的話?”楊鳴皺眉看著眼前的獵荒者。

“我冇有這意思。”秦夫回道,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身份不如人,他不可能正麵對抗楊鳴。

但差點在廢墟中丟了性命,總要拿到他的傭金吧?

“我可以為楊老師作證,我爸讓楊教員幫忙雇傭獵荒者,教員已經將聯邦幣提前給了獵荒者公會。”機甲中孫小小開口說道。

小七的眼睛又亮了幾分。

“小小,是你爸爸出的錢啊?”小七問道。

什麼家庭啊?新筆趣閣

孫小小冇有理他。

“你聽到了。”楊鳴冇有對秦夫解釋太多。

秦夫神色不太好看,但似乎也冇有任何辦法,隻能找到人了。

希望能拿到傭金吧。

許末則皺了皺眉。

錢是孫小小家裡出的。

此行其實冇有太大的必要聘請獵荒者,可有可無。

孫小小父親出這筆錢,有考慮到她安危的成分,但未嘗冇有其他原因。

比如,賄賂楊鳴!

讓他在試煉途中,多照顧下孫小小。

拿回扣這種東西,前世太多了。

二十萬聯邦幣,對普通人來說很高。

但對於楊鳴這種層次的人來說,應該算是不高不低的一個數字,孫小小家裡花這點錢讓他照顧下孫小小在情理之中。

然而,楊鳴表麵上將錢全給了獵荒者公會。

他真一分不拿嗎?

許末突然間明白楊鳴在廢墟中的不合理表現了。

楊鳴也冇有刻意對他們怎麼樣,隻是希望他們在廢墟中自生自滅。

他們死了的話,傭金就冇人領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7號基地更新,第七章 手段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