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b1e75f7a59eb8120a2437e2c1e97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許末的腦袋一陣刺痛,像是隨時可能裂開般,無數畫麵如電影般在腦海中放映,他想要清醒過來,眼皮卻始終無法打開。

鬼壓床嗎?

許末腦海中出現一縷念頭,意識依舊在掙紮,終於他的左手指動了動,觸感一陣冰涼,黏黏的,右手則像是壓著重物,已經變得有些麻木了。

“呼……”許末終於睜開了眼睛,大口喘息著,隻感覺極其疲憊。

像是感知到什麼,許末猛的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掌染成了紅色,觸目驚心,使得許末眼神呆滯了下,心跳也隨之加速。

右手臂依舊動彈不了,他腦袋動了動,看了一眼右手臂,一具幼小的身體蜷縮在那裡,破爛的衣裳也被染上了血跡,那張稚嫩的臉上除了血痕還有淚痕,這是一位五歲左右的女孩,睡著的她依舊還在抽泣著。

許末小心翼翼的側身,手臂彎曲,手肘支撐著地麵,側身起來,讓女孩靠著自己胸口。

坐起身體的許末看向身旁,心臟猛的抽搐著,有著一股劇烈的撕裂疼痛感。

狹小的房子裡兩具冰冷的身體橫在地上,隱隱已經變成暗紫色,血跡染紅了地板,死亡顯然有些時間了。

一段記憶在許末腦袋裡浮現,刺痛傳來,伴隨著一股強烈的悲傷,以及揪心的疼痛,他彷彿已經分辨不清自己是誰。

低頭看了一眼懷中抽泣的女孩,內心更難受了。

許末他隱隱意識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低頭看向地上,破碎的傢俱散落一地,許末找到一塊破碎的鏡片,他身體挪動了下,左手撿起鏡片照了照,看到了一張略顯青澀的麵孔,十五歲左右的年齡,臉上帶著病態的蒼白。

女孩睫毛動了動,睜開眼睛,喊了一聲:“哥哥。”

似乎想到了什麼,女孩猛的哭泣著,身體在許末懷中掙紮轉身,卻被許末強行按住了腦袋,右手緊緊摟著她的脖子,手臂微微用力讓她無法掙脫。

“不要看。”

許末輕聲說道,心如刀絞,呼吸都像是帶著痛苦。

一位五歲的女孩親眼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被打死,這是怎樣慘絕人寰的畫麵?

“哥哥,我害怕……”女孩身體邊哭邊顫抖著,小手緊緊的抱著許末,許末的心伴隨著哭聲而震顫著,手上的力量也更緊了些。

“不怕,哥哥在。”許末儘量讓自己的聲音溫柔一些。

“哥哥,爸爸媽媽他們睡著了嗎?他們怎麼流血了,哥哥,你去叫醒他們好嗎。”女孩哭著說道。

“幺兒,爸爸媽媽累了,讓他們睡會兒好嗎?”許末低頭看著女孩輕聲道,努力擠出了一絲笑容。

“好。”女孩雖然還在哭,但依舊乖巧的點頭。

許末抱著女孩起身,環顧四周,簡陋的房間隻有二十來平麵,客廳和廚房是一體的,到處都是灰塵,隻有一間狹小的臥室。

許末小心翼翼的走進臥室,將女孩放在床上,女孩眼睛看著他,似乎有些害怕。

“幺兒你睡會兒,哥哥在旁邊陪著你。”許末對著女孩輕聲道,女孩點了點頭,依舊拉著許末的手不肯鬆開。

“快睡吧,睡醒了就好了。”許末另一隻手輕撫著女孩的頭髮,順著額頭往下,幫她閉上眼睛。

女孩很聽話,冇有牴觸,許末在她身邊守了會兒,輕輕的收回手,替女孩蓋好被子。

房間裡很亂,衣物堆積在一起,許末找到兩件破被子走出臥室蓋在了屍體上,在記憶中搜尋著這種情況應該如何處理,但原主顯然冇有這方麵的記憶,未滿十五歲的他還不具備一些生活經驗。

隻是隱約知道,死人有土葬和火葬。

“錢!”

許末看了一眼雜亂的房間,倒是都被翻動過,恐怕有點價值的東西都被拿走了,這個世界似乎比原主記憶中更殘忍。

噔、噔、噔……

有聲音傳來,虛掩的門被推開,一位中年身影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地上白布蓋住的身體,又看了看許末,眼皮跳動了下,開口問道:“是兵工廠的人?”

“應該是。”許末點頭,在他的記憶中,父母是一家兵工廠的普通工人,但突然有一天就跑回了家不敢再去了,還跑去了執法隊,似乎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據許末的記憶,父母並冇有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但他也隱約聽到他們議論,兵工廠藏著某些秘密,他們很害怕,想去告密,但最後卻落得這樣的結局,一家四口除了不到五歲的許幺之外都被活生生的毆打致死。

“糊塗,之前勸他們不要多管閒事,不然也不會落得這般田地。”中年開口說道,他是許父的弟弟,也即是許末的叔父。

許末看著他,發現對方說這話的時候眼裡並冇有悲傷和憤怒,平靜得根本不像是親生兄弟。

從記憶中得知,他父母比較老實,而他這位叔父則奸詐一些,兄弟平日裡也冇有什麼來往。

“許末,事已至此,隻能先料理你爸媽的後事了。”許叔歎息道:“不過,火化的話也需要一筆錢,叔父也冇什麼積蓄,我會先找人借,儘量體麵一些,之後先把這破房子賣了,你看怎麼樣?”

許末看向對方的目光有些警惕,在記憶中叔父冇那麼好說話。

“我和幺兒住哪裡?”許末道。

“我會申請當你們監護人,你和幺兒以後就跟著叔父吧。”許叔道。

“叔父家也不大,若添上我和幺兒,隻怕也住不下了,更何況幺兒將來也要長大,不太方便。”許末迴應道。

許叔眼中閃過一抹不耐煩,這許末平日裡老實膽小的緊,哪裡知道這些事,如今應該嚇傻了纔對,竟然還知道想以後?

“這個你不用擔心,叔父會想辦法的。”許叔語氣有些不耐的道。

許末盯著對方看了一眼,隨後道:“謝謝叔父的好意,不過不勞煩叔父了,我會自己照顧好幺兒。”新筆趣閣

“小孩子懂什麼。”許叔叱喝了一聲,瞪著許末,眼神帶著幾分凶戾氣息,嚇唬道:“這次是你命大,自身難保還要照顧幺兒?老老實實的跟著我,至於幺兒你也不用擔心,她還小過幾年就忘記這些了,我會給她尋個好人家,遇到有大人物想要抱養孩子,運氣好的話,幺兒就能過上好日子了。”

說著還強調了一聲:“這事就這麼定了。”

許末看著許叔麵無表情,心中卻是冰冷,原主自己有工作,雖然賺不到多少錢幣但養活自己足夠了,幺兒年幼需要照顧,所以許叔打算送人,還不知道是‘送’還是‘賣’,至於找個好人家的概率,基本等於零。

這是趁著親哥哥被打死,要謀奪房子了。

許叔被許末盯著有些不舒服,心想這小畜生受了刺激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膽子竟是這麼大,不過他還不信拿捏不了一個不到十五歲的小屁孩。

“我不要。”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來,許末回過頭便看到幺兒光著腳丫站在房間門口,顯然是被驚嚇醒了,濕潤的大眼睛看著許末:“幺兒不要送給彆人。”

看到女孩眼中的淚水許末心中刺痛,走過去抱著她道:“哥哥不會送走幺兒。”

“這裡哪有小孩子說話的份。”許叔瞪了幺兒一眼。

幺兒身子縮了縮,眼睛看向許末。

許末心中生出一股怒火,將幺兒抱進房間放在床上,揉了揉她的腦袋道:“幺兒乖,哥哥會保護幺兒的,你在房間不要動好嗎?”

“好,幺兒聽哥哥的話!”女孩乖巧的點頭。

“乖!”許末在女孩的額頭輕吻了下,再次走出房間將房門帶好。

“叔父回去吧,這裡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許末走出來看著許叔道,不指望他這叔父會幫他。

許叔聽到這話用惡毒的眼神盯著許末,眼角露出一抹凶戾的獰笑,一步步朝著許末走去,冰冷道:“小畜生給臉不要臉,你爹媽已經死了,懂嗎。”

說著直接一腳朝著許末踹了過去,本就虛弱的許末直接摔倒在地,隻聽許叔道:“乖乖的配合我就好了,你以為老子願意收留你?幺兒你放心,這小妮子長得還挺可愛,能賣個好價錢,黑市有些大老爺們就好這口。”

許末咳嗽了一聲,用力握緊的手有些顫抖。

“哼。”許叔冷冰冰掃了許末一眼,隨後繞過他朝著房間走去:“幺兒,叔叔帶你去玩。”

說著便推開了房門。

身後忽然間有聲音傳出,許叔皺了皺眉,眼睛中有了一個殺機,他本想要許末還有點價值,可以讓他做苦力賺點錢,但如今看來……

這裡的事情反正冇有人會管。

剛轉過頭的他便看到一塊尖銳的玻璃猛烈的朝著他刺來,瞳孔劇烈收縮,他哪裡會想到向來懦弱的侄兒會做出如此舉動,不由得臉色大驚,他想要伸出手格擋,但哪裡還來得及,許末彷彿用儘了渾身的力量,玻璃碎片直接從額頭刺下,直接紮了進去!

PS:無痕寫了十多年玄幻,想寫一本星際科幻,新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第一次在起點發書,兄弟們支援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7號基地更新,第一章 叔侄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